教师读书应智慧的阅读

教师读书应智慧的阅读


安徽省阜阳市铁路学校 特级教师 武宏钧


 


书是智慧的源泉。古今中外许多名人大受其益,不禁咏出许多名言。大文豪高尔基说:书籍为理智和心灵插上了翅膀。莎士比亚言:书是全世界的营养品。托尔斯泰: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别林斯基语:好的书籍是最贵重的珍宝。歌德曰:读一本好书,就是和许多高尚的人说话。凯勒说:书本像一艘船,带领我们从狭隘的地方,驶向无限广阔的生活海洋。培根言:读书使人头脑充实。杜甫曰: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然而,许多老师读了许多书,却“下笔如千钧”。究其原因,是缺乏阅读的智慧。面对新课程,教师读书,应该用自己的阅读智慧而智慧地阅读。


教师智慧的阅读,根本目的是获取实用的智慧和根本的智慧。读书,就是要通过智慧地阅读来触摸传统文化的深邃,学会做人再学会做事的道理。书是有灵性、有感情的。你智慧地读书,书智慧地也你。因为只有你真心爱书,真心读书,书才会向你敞开心扉的大门,把一切奉献给你。教师广泛地阅读,智慧地阅读,在教学中就等于有了“千里眼”、“顺风耳”,可以“神通”广大,四通八达,长善救失。


教师智慧的阅读,应该是“活读运心智,不为书奴仆”(叶圣陶),通过智慧的阅读能更有效地驾驭书籍这个能致人生美丑互变的精灵,朝人生日益美丽的方向发展。从而把人生“读”活,把智能“读”活,把美感“读”活,使它们手挽着手,鲜鲜地、美美地优化人的一生。


教师智慧的阅读,是教师用教书的人生理解书,或用书来感悟教书的人生。智慧的阅读是应当把读书当作生活的一部分,而且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因为读书的过程也是认识世界和认识自己的过程。真正有价值的自我估量不是在名利场上,不是在物欲的角逐中。当你面对浩瀚的知识海洋认识到个人多么渺小,人生多么短暂,多么需要充实自己的时候,你的悟性就会有一个质的飞跃。阅读有了智慧,才会给人带来无穷的乐趣。当你在专心读书的时候,空间和时间的阻碍荡然无存,使人有一份独来独往的自在,心灵达到最大的开放度和自由度。


教师智慧的阅读,绝不迷信书籍,把它作为单一的求知渠道,而是在阅读活的大自然,阅读活的人类社会的基础之上、过程之中,灵活机动地阅读那些对彼时最为迫切、最为有益的书籍。随时寻到自身在社会伦理环境及益智群体活动中的理想的时空位置,以利于明晰人生;准确地筛选和把握时代通过书籍这个工具所发布的益智信息,以利于活化智慧,以更大限度地开掘和发挥自己的潜能素质。智慧的阅读,其根本的追求在于借书籍以有助于端正人生的要义,激发人生的潜力,提高鉴别人类文化精品的能力,并在此基石之上纵横拓新,继往开来。


教师智慧的阅读,应该是通晓古今、中外兼容;文理兼通而不偏执,门派兼收而不拘囿。透过书中那理想神采的文字,“以‘书城’为乐土,以‘书房’为美庐,以‘书橱’为肺腑,以‘书香’为美食,以‘书淫’为快乐,以培养‘读书种子’为己任”(赵谦翔),感受到教师生活是那样的富丽堂皇、多姿多彩、富有情趣;教师智慧的阅读,不应该只喜欢道家,不喜欢儒家;只喜欢鲁迅,而不喜欢胡适;只喜欢白居易,不喜欢李商隐;只喜欢苏轼,不喜欢李煜;只喜欢古典诗词,而不喜欢流行歌曲;只喜欢京剧,不喜欢歌剧;只喜欢哲学,而不喜欢小说;只喜欢曹雪芹,不喜欢蒲松龄;只喜欢中国,不喜欢西方;只喜欢文字,而不喜欢漫画……


教师智慧的阅读,应该是善于在人和事的比较分析中,科学地提升自己的智慧;应该是积极地在中西比较中,善于思考而不糊涂。比如西方人把思想家当作民族智慧的骄傲,东方人则把计谋家当作民族智慧的结晶。西方人看来陈景润比诸葛亮更智慧,因为陈景润和爱因斯坦是同一类人;而东方人看来基辛格比爱因斯坦更聪明,因为基辛格和诸葛亮是同一类人。东方智慧和西方智慧是没有交点的两条平行线。如果毛泽东生在美国,也许一辈子只能在图书馆做一个平凡的图书管理员,找不到施展抱负的机会;如果爱迪生在中国,也许一辈子也只能在药铺里当一位普通的售货郎,同样找不到发明创造的机会。按照西洋的智慧标准,中华民族是一个缺少思想发明的民族;而按照东方的智慧标准,中华民族则是一个深晓世故人情、随机融通、机灵活络的绝顶智慧的民族。


教师智慧的阅读,能够在好作品里构建出一个精神家园。在这个家园之中,你能够找到真正的知音,你与他们交流,分享着他们的喜怒哀乐,陪伴他们走过风雨人生,与他们一同实现梦想,也与他们共同承受挫折。你能够心灵相通,真正的交流思想。在现实的世界里,也许时间、空间、语言这些东西会成为不可逾越的障碍,制约了人们交流智慧,沟通情感。然而,智慧地读书却可以打破这些隔阂。翻开书本,你能够聆听古代智者的讲学,能够与海那边的人们交流——读书的时候,世界只有一个。


教师智慧的阅读,不宜急功近利,过多地去贪图身外之物,即所谓“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读书之大忌乃沦为活书柜、复印机;在于生吞活剥,不求甚解;读书人最可悲的莫过于把自己的脑海蜕变为著作家们的跑马场、资料库。教师的智慧阅读之秘诀,在于融会贯通,在于消化理解,吸收营养,进而释放能量。在于把书作为捕捉信息、激活智能的一种利器;通过它进行扫描(即博览)、聚焦(即专攻),使自己的智能结构始终处于社会适应力的最佳状态。深得蜂蝶兼采、嘉膳之和的要津。读书读得得意、读得卓有成效。


教师的智慧阅读,不同的智慧和方法,收获也不一样。我读书的主要方法是先读“形”(粗读、精读),后读“神”(研究读、写读)。粗读是为了开阔眼界,精读是为了掌握知识体系;研究读是为了精雕细刻,横纵联系,立体分析,归纳总结,吸收精华,内化进自己的血液。例如我曾经比较朱自清和沈从文的散文,毛泽东、李白、岳飞、屈原的诗歌,鲁迅和莫泊桑的小说;探究网络文学、报刊文学、文学名著之间的差别等等;写读是为了运用,是边写边读,这是写作过程中的读书方法。四种方法缺一不可,密切联系。


教师智慧的阅读,在读“形”的“粗读”环节中,读书面要广,即博览。不管是文史哲,还是政经商,或是书诗画……凡有条件都应读一些。 “人不读书,则尘俗生其间,照镜则面目可憎,对人则语言无味。” (黄庭坚) “饥读之以当肉,寒读之以当裘,孤寂而读之以当友朋,幽忧而读之以当金石琴瑟。” (尤袤)“如蜜蜂一样,采过许多花,这才能酿出蜜来。” (鲁迅)博览,应认真地做好选择滤化工作,在阅读时能结合学情教情,从实际出发,本着“洋为中用”,外为本用、他为我用的原则,中外兼顾,古今博采,当用则用,当合则舍。如果不加鉴别和选择,照搬照用,就会闹出“东施效潭”,“邯郸学步”的悲剧来。我们在教学中对占有的阅读信息资料必须勤于分析,善于思索,“爬罗剔块”、“刮垢磨光”,从而选择出真实准确、新颖实用的有价值的信息,指导教学的各个环节。从而畅游知识的海洋,分享知识,分享快乐!


教师智慧的阅读,在读“形”的“精读”环节中,即在博览的基础上,能寻找、选择、整理和储存各种有用的教学信息;言简意赅地将所获得的教学信息从一种表述形式转变为另一种表述形式,即从了解到理解;针对问题,选择、重组、应用已有教学信息,独立地解决教学问题;正确地评价教学信息,比较几种教学的说法和方法的优缺点,看出它们各自的特点、适用的场合以及局限性;利用教学做出新的预测或假设;能够从教学中看出教改变化的趋势、教学变化模式并提出表示变化的规律。精读信息的有效输入,是学校教师在教学过程中的重要交流表达方式。作为教师,要想善于使学生领会自己的意图,就必须通过信息的有效输入来激励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因此,我们应把阅读的智慧及时应用于教学之中,使学生关注新生活,走进新生活,创造新生活。我们教师应以实用为本,从实际出发,运用阅读的智慧灵活地指导教学工作,“活水行舟”,张“帆”(信息)助航,使教学的过程和教学的管理,朝最优化的方向疾行。


没有“研究”的阅读不是真正的读书。教师智慧的阅读,在读“神”的“研究读”环节上要“精”。即运用自己原有的知识经验去与书中的内容沟通,从而加以理解,吸取其精神内涵。特别是那些“禁锢着伟大心灵的宝贵血脉”的好书,如果认真看一两本,也可能影响人的一生。英国哲学家培根就说过:“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巧慧;数学使人精密;哲理使人深刻;伦理使人有修养;逻辑与修辞使人善辩。”但“有些书可供一尝,有些书可以吞下,有不多的几部书则应当咀嚼消化,”“应当全读,勤读,而且用心地读。”俗话说,“研究无禁区”。“研究读”,就是要敢于打破禁区,想别人所未想,见别人所未见,言别人所未言。比如我们研读张继的诗句“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应该在读中进行深刻地剖析,月落本应该是黎明时分,后面又说“夜半”,夜半与月落的时间相关显然不对;乌鸦是白昼动物,和鸡一样晚上睡觉,半夜听到乌鸦叫,就像半夜鸡叫一样不自然;再者寺院也鲜有半夜敲钟的,“夜半钟声”也让人感到诧异。但由于中国诗词并不注重“写实”,而注重“写意”,只要意境好,即使诗境与现实不符,也仍被认为是好诗。像这样的研究性读书,既可孕育创造性的萌芽,同时也闪发出智慧的光芒。再如研读宋朝诗人朱熹的七绝《观书有感》:“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其实,一渠池塘,光引水而不溢流或光溢流而不引水都难以保持活水常清。人的大脑,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应该是一池“活水”,而决不是一个单纯的“贮水桶”、“封闭器”。只有常引常流,常换常新,知识才能不断丰富,思维才能不断渐进,观念才能日臻更新。否则,纵然你“读万卷书”、“听万家言”,倘若不会消化,不会更新,甚或不会转化、释放,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一樽“两脚书橱”而已。敢于怀疑,善于思考,才能促使你在更广阔的领域里去学习、去读书、去理解,从而不断地去获取新的能源,并将所学过的知识尽快转化为启迪他人创造智慧的源泉,促进了人的可持续发展。如果仅仅为了读书而读书,仅仅为了拿别人的良言警句作为买弄学问的资本,装点门面的点缀,那还有什么价值可言呢?书是历史的见证,文化的赋形,心灵的钟声,宇宙的情种;书是“明月窟”、“清风滩”([]杜浚语);书是“却老方”、“活水源”([]于谦语);书是“全世界的营养品”(莎士比亚语);书是“我们时代的生命”(别林斯基语)。英国学者约翰·罗斯金认为:“书中的词语就是含金的矿石。”我国著名作家赵树理则认为“读书就像开矿”,是在“沙里淘金”。对于深得读书要领、善于从书籍中筛选出“金子”的读书人,才是智慧的阅读。“研究读”果真读到情境自如时,就会油然顿生“昭昭然若日月之代明,离离然若星辰之错行”的超凡脱俗的审美感受,使人为之倾倒,为之击节。


“写读”是进步最快,也是最有意义的读书方法。教师智慧的阅读,在读“神”的“写读”的环节中,阅读的智慧不仅仅是对知识的占有、储存和应用,更重要的是创造,是釜底添薪,是推陈出新。因此,教师智慧的阅读,既要立足现实,又要高瞻远瞩;既规行矩步,又瑰意琦行。对待教改信息应闪念频频,联想翩翩,由此及彼,由表及里,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在科学地运用新信息的同时,创造出自身特色的全新教改信息。例如把自己的教学心得撰写成论文,拿到报刊杂志上发表,带到会议上交流等等,从而以新颖的研究成果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取得更广泛的社会效益。智慧的阅读,“写读”要活用。读书的目的在于应用。“倘只看书,便变成书橱”(鲁迅语)。英国学者拉斯金告诉我们:“正当地运用书本,是向它们借助;当我们本身的知识及能力不够的时候,求教它们,由它们引导到更广阔的眼界和精湛的理解。”这就是说读书的时候,不能“死”读书或读“死书”,成为书的奴隶。而应当在看书学习中致力于消化与吸收,使新知新说和自己原有的修养融合在一起,使之真正化为己有,尽可能多地掌握并能熟练运用,甚至打上学术个性的印记。“以实心励实行,以实学求实用”。(纪晓岚)教师智慧的阅读,只有借助于深厚的文化积淀,才能炼铸税利的眼光和敏捷的思维。教师智慧地读书,为了运用,为了创造,才不致于死读书,才不致于单纯地、消极地、被动地全盘照搬现成的书本教条,才能在学习和借鉴前人、他人成果的同时,孕育那创造性的萌芽,闪烁那智慧的光芒。其实,“写读”简单易行,只要你能和自己的工作学习联系密切,结合校本教研积极进行教学反思,你就能开阔眼界,看到不同的精彩,对学科思想的高度有更深层次的理解。上课时就能融会贯通,左右逢源,旁征博引,大大提高教学水平。


读书,是古往今来一个永恒的话题,智慧,是每一个爱读书的人宝贵的财富。其实,每个人的阅读都是有限的,读书也像人生的其他事情一样,需要智慧。教师智慧的阅读,就可以通过读书,“使你的个人人生,变得越聪慧,而不是越迂执甚至迂腐;面对天翻地覆,使你处变不惊,从容练达,应付裕如;通过读书,使你变得越单纯,而不是越复杂甚至狡诈,你至朴至真,你虽容颜苍老,但童心永驻;通过读书,使你变得越悲悯,而不是冷漠淡然或虚伪地慈悲,面对别人的大劫大难,你情同手足,感同身受;通过读书,使你变得越细腻,而不是粗野狂疏,当风吹飘絮,雨打浮萍,你都为之动心;通过读书,使你变得越宽广,而不是小鸡肚肠,整日悲悲切切,腻腻歪歪,绞尽脑汁,计来算去”。(韩军)一言蔽之曰,是通过智慧的阅读形成人生的智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