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读文本 优化切入 探究对话

细读文本  优化切入  探究对话


——浅谈与文本对话的策略


安徽省阜阳市铁路学校  特级教师  武宏钧


 


“阅读教学是学生、教师、文本之间对话的过程。”在语文学习的过程中,阅读不但是因文得意的心智技能,而且是缘文会友的对话行为。学生和教师都是文本的读者,都要与文本背后的作者对话。文本解读的方向在何方?愚以为,与文本对话,如同庖丁解牛,切口的选择十分关键。在备课的过程中,教师是在与古今中外的智者进行心灵交流的一场跨时空的对话时,“应让学生在主动积极的思维和情感活动中,加深理解和体验,有所感悟和思考”。所以,我们必须探究对话点,优化切入点,“珍视学生独特的感受、体验和理解”,让学生独立发挥,读出个性来。


一、从文本的关键处切入对话


文本的关键处,就是那些能够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字词句段。抓住关键点巧妙切入,指导、引导、疏导学生与文本对话,再加上适当的评价,就会成为“读进”和“悟出”的桥梁,往往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1、从文本题目切入对话。题目是文章的眼睛,凝聚着作品文意之精华。它不仅是文章内容的总括,而且是文章总旨的凝缩。其中寄寓着作者的情感和构思的丰富信息,因此,从文章的题目的特点入手,进行分析,由此入手展开与文本的对话,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如《鱼游到了纸上》,我们从题目中“游”入手与文本展开对话:鱼本来在哪里游?鱼儿为什么会游到纸上?“鱼游到了纸上”与“鱼游到了心里”有什么关系?再如《丰碑》《再见了亲人》《钓鱼的启示》等等课文的题目,就带有鲜明的感情色彩。我们在教学中若能准确地抓住题目中题眼的特点,如 “丰碑”、“亲人”“启示”等词语,引导学生推敲品味其间的意义和含义,就不失为最佳的对话时机。题目是作品灵魂的窗户,透过这扇窗户往往可以直达作者的心灵。通过对题目的审视可以和作者达到心灵的沟通,更好地理解作品主题和作者的创作意图和艺术匠心。


2、从文本重点词语切入对话。重点字词,是文章的关键之所在。在教学中充分依据这些重点字词,积极对话,使学生通过对重点字词的理解,“随文潜入心”,就可以收到“润物细无声”的效果。例如在教学《颐和园》一文时,就可以抓住文章中的重点词语来展开对话,如写长廊的部分用具体翔实的数据来表现长廊“长”“间数多”的特点;写佛香阁时,“耸立”一词可以使我们感受到佛香阁的“高”;“一排排”使我们感受到排云殿占地面积之大;从“颐和园的景色大半收在眼底”,又可以间接地感受到佛香阁很高;“黄、绿、朱红”等颜色,又使人感到古色古香的美……从这些词句中,我们能够领略到万寿山景观的壮丽。又如,作者用“镜子”和“碧玉”来比喻昆明湖水的静和绿,还用一个“滑”字衬托昆明湖的静,意味无穷,颇具匠心。再如教学《再见了亲人》一课时,可以引导学生在感知理解内容的基础上,抓住重点词语“亲人”来突破:引导学生思考:亲人是怎样的一种人?谁称谁是亲人?他们为什么被志愿军战士称为亲人?使学生联系前面的事例来理解和思考,就不难体会到朝鲜人民与志愿军战士用鲜血凝成的友谊……


3、从重点句子切入对话。课文中有一些能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句子,这些句子是文章的重点。我们从这些重点句子入手,积极引导学生进行对话,可以帮助学生有效地感悟文章,快速地探究文章的主旨,达到优化对话之目的。


1)从总起句入手切入。有的文章在开头用了一个概括性的句子,我们常称之为总起句。这是我们对话切入的最佳点。如《桂林山水》一文的开头引用名句“桂林山水甲天下”,点明桂林是闻名遐迩、令人神往的游览胜地,于是很自然地产生了荡舟漓江、观赏桂林山水的欲望。一个“甲”字高度概括了桂林山水的奇丽之景堪称天下第一,此句为全文的总领。下文就围绕这一名句,分别从山和水两个方面作具体描绘。教学时我们可以从这一总起句切入进行对话:“甲”是什么意思?“甲天下”是什么意思?桂林这个地方有什么景物“甲天下”?从题目中我们可以猜出课文中重点要描述的是什么内容?这样的对话,可以较快地引导学生进入文本,把我文章的主旨。


2)从中心句入手切入。在一些文学作品中,往往有一些揭示课文中心的句子,这些句子在文中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抓住这些句子就抓住理解文本主旨的关键,例如《中彩那天》中有这样一段话:“一个人只要活得诚实,有信用,就等于有了一大笔财富。这话出自“我”的母亲之口。尽管家里经济拮据,但她人穷志不穷,追求精神上更可贵的东西。在她眼里,一个人要诚实、守信用,不贪图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她也经常这样教育家里人,让他们懂得人生最重要的是诚实,讲信用,这是比物质财富更加珍贵的财富。引导学生从理解这句话入手,把握文章的主旨和作者情感就非常容易了。


3)从抒情句入手切入。抒情是文学作品的一个重要特征,抓住文本中关键的抒情句就可走进文本(作者)的情感世界。例如《一夜的工作》中:“我想高声对全世界说,好像全世界都能听见我的声音:‘看啊,这就是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总理。我看见了他一夜的工作。他每个夜晚都是这样工作的。你们看见过这样的总理吗?’”在这里,我们可以切入文本进行对话:作者为什么想对全世界说?(由于目睹了周总理一夜的工作,亲眼看到了周总理工作是那么劳苦,而生活又是那样简朴,作者心潮澎湃,激动万分,胸中有千言万语想向人倾诉。)这一抒情的句子表达了作者什么样的感情?(表达了作者为能有机会亲眼看到周总理一夜工作而激动、自豪的心情。)此时此刻,如果你就是作者,你会怎么说?


4)从总括句入手切入。许多文学作品都有这样或那样的引领之语,结穴之语。由此入手,或追根溯源,或拾级而上,即可登堂入室。例如《美丽的小兴安岭》结尾的句子:小兴安岭是一座美丽的大花园,也是一座巨大的宝库。这便是全文的总纲,由此“纲”入手,纵览全文,即可“纲举目张”。抓住“美丽的大花园”、 “巨大的大宝库”两语,与文本展开审美对话,则如同庖丁解牛,桀然而解。说它是美丽的大花园是因为这里树木葱茏,流水潺潺,野花盛开,即使是冬天,雪花飞舞,银花满地,也无比的美丽;说是巨大的宝库,是由于它盛产木材,还有山葡萄、蘑菇、木耳以及人参等名贵药材及珍贵动物。这句话是对全文的概括。根据美丽、物产丰富这条线索,理清课文的顺序就容易了。


综上所述,重点句子是文章的筋脉,在文章中起着穿针引线的作用。抓住了重点句子,就等于抓住了文章的纲领,瞄准了文章的闪光点。从重点句子入手进行对话,不仅有利于掌握文章的思想内容,进行课文情感的潜移默化,而且可以使学生学到作者表情达意的方法,既可以达到学习语言知识的目的,又可获得表达思想感情的方法。


4、从重点段落切入对话。重点段是文章的重心之所在,能集中地表达文章的中心思想。从重点段入手来渗透思想教育,应指导学生反复品味,仔细推敲,认真思考,在深刻理解文章意思的基础上,明了作者的意图之所在,进而领会作者的思想感情,悟出字里行间蕴含的思想意义。如特级教师靳家彦在导读《有这样一个小村庄》第一段时,让大家根据课文的描述,联系自己的生活体验,想象这个小村庄,用简笔画在黑板上画出来,并说说为什么要这样画。在先后有四位学生上台分别画了山坡、人家、树林、小河后,便画到了“这里的空气格外清新”一句。老师特别提示:“‘空气格外清新’该怎么画,空气无形无色,看不见摸不着,怎么表现?这可要大家有创意才成。我们先来讨论一下好吗?”有的说:“可以画蓝天白云,这能够说明空气清新,没有一点儿尘烟”;有的说:“可以画小鸟、花草。空气好,花儿才开得艳,小鸟才唱得好听”;有的说:“还可以画蜜蜂,蝴蝶。这些小昆虫那么活跃,也是因为空气清新呀”……这一教学片断,生动地说明了与文本的对话也可以而且应该更多地借助生动、形象的方式来探究和创新,以达到熏陶感染的审美效果。对“这个小村庄原来是怎样的”探究,固然可以抓关键词句、提取重要信息来论说,但也可以让学生咀嚼词句含义用画一画来描写。这同样可以使学生思维活跃、敏于发现,创新的见解、独到的思绪也就在语文文本对话的探究活动中潺潺而出了。


5、从文本的开头或结尾切入对话。文章的开天辟地,“启示行之词,逆中篇之意”,是“一篇机局扼要”。从文章的开头的特点来入手对话,易于让学生抓住要领,把握旨要。譬如在教学《松鼠》一文时,就可以抓住课文的开头“松鼠是一种漂亮的小动物,乖巧、驯良,很讨人喜欢”来切入对话:松鼠是一种什么样的小动物?有哪些特点?从这一开头你可以猜出文章要描述什么内容?这样对话切入,就等于从文章的开头就把握了文章的机要,在头脑里形成了明晰的概念——一只漂亮、乖巧、驯良、可爱的小松鼠向我们走来。它那漂亮的外貌、驯良的习性和乖巧的行为清晰地定格在我们的头脑中。这对于理解下文,无疑是打开了思维的通道。


文章的结尾,乃“绝笔之言,追媵前句之旨”。有着进一步表现文章中心思想和扩展文章的内涵,增强文章的感染力的作用。抓住结尾的特点,积极对话,可以使学生宕出远神,思索品味。例如在教学《凡卡》的结尾之处,寄出出“没贴邮票的信”之后,把无尽的思索和回味留给了读者,我在此引导同学“探究”对话:凡卡后来的生活可能会怎样呢?学生通过独立思考而多方求答,结论更是多姿多彩:有的说她疯了,住进了疯人院;有人说继续在店里当学徒,遭受更加悲惨的生活;有的说爷爷把凡卡带回到乡下,又送给了另一家学徒店;有的说凡卡而被迫离店出走……这样,学生的多角度求答,海阔天空,拓开了学生的思路,活跃了学生的思维。“水尝无华,相荡乃成涟漪;石本无火,相击而发灵光”。这样的对话与探究,实际上是激活学生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使其成为知识的发现者和研究者,自然是回味无穷的。


二、从文本特点处入手对话


小学语文教材中入选的课文,风格多样,文笔优美,文本的特点百花齐放,各显神妙。引导学生与文本对话,应依据文本的特点,巧妙切入。


1、从细节处切入对话。细节描写是文章的精彩之笔和感人之处,往往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在与文本对话时,从文本的细节切入,可以事半功倍地把握文章的主旨。如阅读小英雄雨来》一文时,体会雨来机智勇敢、热爱祖国的品质是本课教学的重点。教学时,可将这一问题的解决融入到讨论、交流自己感受最深的是什么这一环节中,注意抓住一些细节描写的关键句子,让学生想,让学生谈。如“雨来没理他,脚下像踩着风,一直朝后院跑去”一句,可让学生想象:雨来此时心里是怎么想的,想象后讨论: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一系列动作的描写,形象地表现了雨来的机智勇敢。因为年龄小,面对雪亮的刺刀,敌人以为雨来害怕,不顾一切朝后院跑去,实际上,雨来是为了把敌人引开,保护交通员。再如“一滴一滴的血滴下来,溅在课本那几行字上。”这是一处细节描写。鲜血滴在“我们是中国人,我们爱自己的祖国”几行字上,表明了雨来誓死保护交通员,和敌人斗争到底的决心与坚强意志;体现了中国人民不惜用鲜血和生命保卫祖国的决心。句子未加任何雕琢,意思却含蓄深刻。这句话既写了当时的场景,又将鲜血和爱国巧妙地联系在一起,会使人产生丰富的想象和无穷的回味。


2、从文体特点切入对话。文体是文本解读途径中的一个强制性规范,与文本对话必须按文体规范来展开。不同文体有不同的语言方式、结构方式、形象类型和表现手段。我们不能用读诗歌的方式来读小说,用把握散文的方式来把握剧本……因此,与诗歌的对话应以感受情感意境为主,对小说的把握应从人物入手,而对于剧本的欣赏则需要从矛盾冲突入手。例如,阅读纳兰性德诗《长相思》,可从诗中六个意象(山、水、灯、风、雪、聒)入手,去触摸诗歌内在的情感意蕴:作者于清丽自然之中又不乏边寨之雄奇风情的描述,细腻哀婉的人物内心世界和山高水长的场景及气势庞大的队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并且它们巧妙地结合到一起,升华了羁旅怀乡的主题,意境也由此更加深长。词的上下两阕开头对仗,“一”字的运用,有连续不绝的含义,使词风缠绵。从文体特点入手,是与文本有效对话的基本途径,也是与文本对话必须遵循的一般规律。


3、从标点符号切入对话。在文本中,标点符号是会说话的,有感情的。从标点符号入手切入对话,从而让学生在读中感悟作者细腻、生动的描写方法。如在阅读《鸟的天堂》时,在学生充分朗读的情况下,可以相机引导学生关注课文的标点,思考并交流:文中出现的几次“鸟的天堂”意思是不是一样?为什么课文中有的“鸟的天堂”加了引号,有的没有加引号?通过与文本的对话,使学生体会到,“天堂”是指人们想象中的舒适、快乐的生活环境;文中的“鸟的天堂”是说那株大榕树是鸟儿们生活的乐园。文中出现的几次“鸟的天堂”意思并不一样。四次加引号的“鸟的天堂”是作者引用别人的话,指天马河上的那棵大榕树,表示一种特定的称谓,是对大榕树的一种夸张的形容;而课文题目和最后一句话中不加引号的“鸟的天堂”,是因为作者亲眼见到被人们誉为“鸟的天堂”的大榕树后,感到鸟儿们的生活十分自由、幸福,真像在天堂中一样,所以在作者心里,大榕树是确确实实的鸟的天堂。


4、从内容特点处切入对话。现行的小学语文教材,每个单元都有相应的重点训练,不同的教材有不同的特点。因此,教师要因文而异,根据不同课文的类型运用不同的教学方法,进行不同文本对话。以写景为主的课文,如《颐和园》、《记金华的双龙洞》、《美丽的小兴安岭》、等课文,应该通过分析课文的内容和有感情的朗读,把学生带入文章的情景中,激发学生热爱祖国大好河山的思想感情。写人为主的课文,如《毛主席在花山》、《刘胡兰》、《我的战友邱少云》等课文,应引导学生通过对人物的行动、语言,神态、心理活动等特点的分析,体会人物的思想、精神、和高贵品质。以状物为主的课文,如《松鼠》、《葡萄沟》等课文,应引导学生通过对事物特点的分析,理解祖国的灿烂的文化。以叙事为主的课文,如《桃花心木》、《丰碑》、《顶碗少年》等课文,应指导学生通过对事件的起因、发展、高潮、结果的分析,理解事情本身所包含的意义以及作者要表达的思想感情。因势利导地渗透,进行不同层次,不同侧面的对话过程。


5、从作者思路切入对话。思路就是作者思想感情发展的轨迹,是维系字、此、句、篇的线索,是它把结构文章的零散的材料连成一个有机体。“作者有思路,循路识斯真”。因此,从作者思路的特点切入对话,用思路来统帅字、此、句、篇,指导听、说、读、写,这不仅有利于学生理解课文的内容,而且也有利于领会作者的思想感情,有效地向学生进行思想教育。比如教学《美丽的小兴安岭》一课,我们就可以引导学生在理解课文内容的基础上,归纳出纵式思路“春夏秋冬”的思路,使学生体会到作者所描绘的春夏秋冬意境和情景,这样写景,思路清晰,条理分明,前后呼应,可以启迪学生领悟到祖国语言美,大自然的春光美、生活中的情趣美。再如本文《颐和园》一文脉清晰,结构严谨,教学时可以围绕课后讨论题“作者是按怎样的顺序游览的,从课文的哪些语句可以看出来”,引导学生勾画、探究,再组织讨论交流。“进了颐和园的大门,绕过大殿,就来到有名的长廊”,“走完长廊,就来到了万寿山脚下”,“登上万寿山……”,“从万寿山下来,就是昆明湖”,“游人走过长长的石桥,就可以去小岛上玩……”,这就是作者的游览顺序。教师可以鼓励学生画旅游示意图,学习作者按地点转换顺序记叙的方法;同时引导学生抓住“进了、绕过、走完、来到、登上、下来、走过”等记叙游览过程的动词,学习作者移步换景、过渡连接的表达方式,从读学写,读写结合,为完成课后安排的小练笔引路。在小学语文教材中的课文里,文章的思路是多种多样的,除了纵式思路之外,还有横式思路、顺承思路,并列思路、因果思路、对比思路、虚实思路、点面思路、问题思路、交叉思路等等。我们在教学中,应该因“路”施法,循“路”渗透,才会达到“循路识斯真”的最优化的对话境界。


三、从文本空白处切入对话


“空白”是指作者在创作中,有意无意地造成的隐蔽、残缺、中断、省略的部分,即“笔所未到,意有所忽”之处,也是留给读者通过有形部分而进入想象的艺术空间。发现创作空白,就找到了与文本对话的窗口。


1)从省略处入手切入对话。文本中有形或无形的省略,都是读者介入文本的艺术空间。有形的省略往往用省略号表示。如《可贵的沉默》一课,文中写道:当老师问及学生是否知道父母的生日,有否向他们祝贺时,有这么一段描写:“教室里寂然无声,没有人举手,没有人说话。孩子们沉默着,我和孩子们一起沉默着……”这一省略,给读者留下巨大的想象空间,令人情不能自已,思不能自止,如余音绕梁,袅袅不绝。这一处人物心理活动的空白很值得教师在备课过程中去挖掘,并在教学中利用对它的填补,使学生对课文的理解更深入。在学生和教师表面的沉默中,教师应该引导学生切入对话,以此来探究洞察此时此刻孩子们心中的万千思绪:内疚,担心,思考……这些都尽在其中。这样的对话,空白填补了,课文的内涵也更丰满了,学生对课文的理解也更全面,深刻了;这样的阅读对话使学生不仅读懂了文字,更读懂了作者传达给我们的情感;通过这样的课文解读,这一“沉默”无疑成为了对学生进行的最深刻的教育!


2)从中断处入手切入对话。连续叙述的中断,戛然而止的结尾,隐含着的悬念,都给读者留下想象的空间。如课文《小珊迪》曾感动了一代又一代的小学生,在这一文章中就存在着“小珊迪被马车轧了以后”中断的“空白”情景,需要我们去仔细体味。在教学中我从这一空白处切入,设计了这样一个小环节:①请想象一下小珊迪被马车轧了以后,在血泊中寻找散落在地的硬币的情景。②再请学生假设一下,如果小珊迪不退还那13个便士,可以买什么?(他既可以用它们买吃的,和弟弟一起饱餐一顿;也可以用它们给自己买双鞋,买件棉衣,免得自己“瘦瘦的小脸冻得发青,一双赤着的脚冻得通红”,还要在寒冬里为卖火柴而四处奔波……)通过这样的切入,引导孩子们进行“空白”填补,孩子们便更深刻地感受到了饱受饥寒的小珊迪的美好品质,小珊迪的可怜,小珊迪的诚实更能深深地感染了孩子们,打动了学生们幼小的心灵。《语文课程标准》指出:阅读应让学生在主动积极的思维和情感活动中,加深理解和体验,有所感悟和思考,受到情感熏陶,获得思想启迪……“空白”填补,让孩子们在想象,填补故事情节的过程中加入了自己的心情和感受,让他们仿佛进入了角色,和主人公的感情融为了一体,这样的阅读是学生和文本的对话,是孩子们纯洁的心灵与文中同龄的主人公的对话,这样的阅读带动的是孩子们真实的感悟和思考。只有这样,孩子们才能准确地读懂课文的主题,使自己受到语文的熏陶。


3)从作品的空白入手切入对话。对课文中出现在其他地方的某些“空白”的填补,往往也能很好地起到同样的作用。如《绝招》一课中写道小柱子在大树下比绝活丢了脸,当他听了奶奶的话后有这么一段过渡性的文字:“日子一天天过去,小柱子始终没有忘记大树下的尴尬,暗暗在练自己的绝招。”这里虽然暗示了小柱子在练绝招,却丝毫没写他具体练的是什么绝招,我们也无法知道他练得怎么样了。在教学时可抓住这一“空白”,引导学生对话,想象并填充其中。如:小柱子在练什么绝招?他是怎样练的?遇到了什么挫折?充满想象力和好奇心的孩子们一定对小柱子练绝招的具体情况十分感兴趣,这就引申为了学生继续学习课文后面内容的兴趣,为学生学习课文注入了新的内在需要和动力。


4)从语言的冗余处入手切入对话。简洁是语言艺术的特征之一。但是在一些经典的文本中却常常出现一些冗余的“废话”。阅读时若能从这些“废话”入手,往往可以读出丰富的意义信息和情感信息。例如《匆匆》文中写到“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我掩着面叹息。但是新来的日子的影儿又开始在叹息闪过了。”文章可谓啰嗦至极。若从此切入对话:朱自清先生为什么会在此废话连篇地描述一些生活琐事?引导学生联系叙事语境稍加思索,即可恍然大悟:这啰里啰嗦的描述,看似是在写时间在一些小事中的流逝,但细想生活就是由一个个小事组成的,时间也是一点一点的流去,文章其实是在让我们懂得珍惜时间,时间就像一名特殊的清洁工,一分一秒公平的扫除着人们的生命,决不多扫,也不会少扫,只有珍惜时间,懂得时光易逝,才不会荒废时间,要让它充实。还有“在逃去如飞的日子里,在千门万户……除徘徊外,又剩些什么呢?”。在这里作者表面上是在后悔自己过去不珍惜时间,没有更好利用它,只是“匆匆”地跟着它,或默默地“徘徊”,实际上是作者是想让我们更好利用时间,做时间的主人,最大限度利用它。从而引导学生从此处起步即可走进作者笔下“匆匆”的思想深处和文本独特的艺术境界。


总之,在阅读教学中进行学生、教师、文本之间对话,教师必须充分利用教材的特点,充分利用语言文字的工具性这一作用,深刻挖掘其内在的表现力和形象的感染力。在具体的教学中,应针对教材中课文的特点,运用不同的方法,或分析文章的词语的深刻含义、感情色彩,使学生读文悟道而有所知;或借助美读、电教等手段创造一种情景,使学生身临其境,如境激情而有所感;或剖析人物的内心世界,语言行为,由情导理使学生有所悟、有所行……学生对语言文字理解越深越透越准,其思想感情激发的就越充分,感情上与作者共鸣的程度就越强烈,对话的效果就越好越显著。只有使学生做到如耳、入眼、入脑、入心,才会使语文教学趋于工具性和人文性的最优化境界。


【全文8700字】


武宏钧,全国著名特级教师、中学高级教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教学专家,纪念改革开放30年基础教育影响人物,首届全国教学改革先锋教师。《新作文》杂志2007年第八期向全国推荐的中国名师小学基础作文法创始人。人民教育网小学作文空中课堂主讲教师。《小学语文教师》杂志编辑部“全国小学语文名师工作室”名师。《智乐优创新作文》实验教材主编。在《中国教育报》等各级报刊发表教学论文450多篇,公开出版《武宏钧小学基础作文法丛书》等教育教学图书130多本。电子邮箱:fyswhj@126.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