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撒谎作文”二

大作家为何搞不掂小学生作文


www.jyb.cn 20100415 作者:彭辉   来源:每日新报


据《成都商报》报道,茅盾文学奖得主和小学生的作文水平到底谁高?这样的对比在许多人的眼里,会看作是对茅盾文学奖得主的侮辱。然而,《暗算》作者、茅盾文学奖得主麦家却爆出“猛料”,他曾经帮儿子代劳的一篇作文却得了一个“儿子作文史上的最低分”。为此,直到现在,发表过多部小说和剧作的麦家,还常常被儿子嘲笑“还不如我呢”!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搞不掂小学生作文,这看上去的确有些“不可思议”。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结果,其实无外乎两种可能,一种是大作家本人确实写得不够好,以至于入不了批改作文老师的法眼,这在理论上也不是没有可能。要知道,这位前不久在华语文学传媒座谈会上还豪言“如果我拥有了一项权力,我就消灭网络”的大作家,认知水平不一定都是合情合理的。当然,更大的可能是,大作家所写作文不符合老师的评分标准。而这样的评分标准,没有一定的“专业训练”和学习似乎是不容易达到的,既然不符合“标准答案”,或者不向“标准”靠近,得低分也就在所难免。


尽管素质教育提了很多年,但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在升学压力之下,中小学作文的模式化与八股化仍然是“我行我素”。作文的评判仍然有着固定的框子和模式,这容易导致学生作文僵硬、虚假、空乏、过早成人化。在这样的模式指导下,“创新”无异于自撞南墙,真心话可能就意味着大冒险。于是,作文往往成了迎合“正确答案”的应景之作。长此以往,孩子的真实感受就渐渐被淹没,而代之以谎言连篇。


关于作文与谎言,韩寒曾不无感慨地说:人生的第一次撒谎常常是从作文开始的。斯言不谬。教育家陶西平也强烈抨击过中小学教学中作文撒谎的弊端。但无论是抨击也好,感慨也罢,“撒谎作文”作为中小学语文教学的顽疾,却并没有得到根治。


按理说,中小学生应该是富于真诚、朝气和幻想的。但写作文为什么就非得讲假话呢?这当然不是孩子们天生就喜欢那样,也并非完全是由于老师强迫所致,而更应该归之于当前的教育体制。换言之,那些立意相似、表达雷同、构思大同小异的作文之所以会像流水线的产品一样“整齐划一”,而不是百花齐放绚丽多彩,归根结底还是应试教育下所谓“范文”或“标准答案”所致。按照这样的“标准”,如同新闻里的大作家所言:“文章开头要煽情、写春天得写鲜花灿烂、阳光明媚;文章最后还得有升华,得体现中心思想。”而一旦写“好人好事”,例如“照顾孤寡老人”,或者“拾金不昧”,结尾总是有人会问“你叫什么啊?”然后答之以“我叫红领巾”。以此类推,层出不穷。


为了得高分,一些学生就不得不胡编乱造,以至于各类无中生有、张冠李戴的手法过早地被熟练运用和掌握。这样的结果,当然会束缚真正的作文创作,抑制学生真性情的表达,将他们引领至不能创新以及不会创新的边缘,对他们的人生观世界观也无疑是一种无形的摧残。如果延伸一下,这样的做法一旦成为“惯性”,势必铸就孩子的双重人格。语言的假大空、千篇一律的官样文章、报喜不报忧、欺上瞒下的作风,是不是也与这样的“惯性”存在着一定的联系?倘若如此,有关中小学生作文的问题,真该列入诚信教育的范畴了。(彭辉)


·



撒谎作文培养想象力无关人品


http://www.sina.com.cn  2010051206:51  中国青年报


王学进


作文教育最大的问题是不把诚实、诚信作为社会教育的起点,而把作文变成一个技巧和工具。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肖鹰表示,关键是让学生做真人,真人是治本。


小学生写撒谎作文真有那么可怕吗?几篇撒谎作文竟会导致学术论文造假、中国文化失去诚信,直至失去做真人的资本,这也未免太高看作文的功能了。


小学生写撒谎作文实乃不得已。受制于生活圈子的狭小,不可能接触到丰富的社会生活,因而难以储备充裕的作文素材来应付老师布置的作文题,这样,就不能不发挥自己有限的想象力,根据头脑中现存的一鳞半爪的道听途说,虚构人物形象,编造故事情节,来求得一个过得去的作文分数。这只是权宜之计,都是应试教育逼的,关系到的只是作文技巧和应试手段,而不能将其和他们的做人信念、道德品质划等号。


换一种好听的说法,我们完全可以把撒谎作文称作想象作文。而对小学生来说,学会写想象作文乃作文教学中的头等大事,老师不怕学生想象大胆出格,只怕学生根本不会想象。小学生能写科幻作文最好,只可惜,没几个学生有这个能力和爱好。老师苦就苦在每天要面对大量缺乏生气、呆板、僵死的作文,难得一见的是那些天马行空、异想天开的想象文章。当今的作文教学的可怕之处正在于此,教师无法也无能调动起学生的想象力,反而套用中考、高考的改卷要求,强迫学生写根本做不到的真情实感和真人真事,这样,即使学生拥有的一点点想象力也被扼杀了。


记得钱学森之问吧!现在的中国教育之所以那么没出息,就在于贯穿中小学始终的应试体制,极大地扼制了学生的想象能力和创新思维,从当今学校走出去的学生,差不多都是一个模子批量生产出来的成品和半成品,他们没有鲜明的个性和独特的面目,几乎是千人一面,不是应试高手,就是考试的牺牲品,靠这样的类机器人去博弈诺贝尔奖,门儿也没有!


重要的是,教师要从小教育学生诚实做人,同时要提醒学生编造作文是为了培养自己的想象能力和创新思维,绝非为了让他们在为人处世时学会说谎造假。


 


 


“虚”“实”结合写作文


www.jyb.cn 20100203 作者:孟凡红  来源:中国教师报


记“实”、写“虚”是写作的两种基本能力。记“实”就是真实地反映生活、如实地表现客观事物,它要求对所写的人、事、物、景都能逼真再现。这个目标是通过叙述、描写和说明等表达方式来实现的。写“虚”是指写出作者由于受人、事、物、景等外物触动而由自身所产生的感情和想法,是通过抒情和议论的方式表达出来的。好的文章,总是“虚”和“实”的有机结合体,“虚”是“实”的升华,“实”是“虚”的基础。下面简介几种“虚”“实”结合的写作方法:


一、熟悉生活抒真情


生活是写作的源泉,家庭、学校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时时刻刻都在影响着我们,同学之间,师生之间,父母子女之间,亲朋好友之间,左邻右舍之间,都有直接或间接的联系,有说不尽的喜怒哀乐,有理不清的纠葛矛盾。只要我们去认真观察,细心体味,就能感受到生活的真谛,写出感人的文章。如朱自清的《背影》中,对车站送别的场面是这样写的:“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这段文字通过对父亲外貌、动作的描写,表现了父亲的爱子之情。这种感情,是作者亲眼目睹、亲身感受到的。因此,“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如果作者不是深深地感受到了父亲对自己的爱,是绝不会因父亲去给自己买几个橘子而流泪的。这里既有记“实”(父亲买橘子的经过),又有写“虚”(自己对父亲的感激之情),“虚”“实”结合,感人肺腑。即便是景物描写也无不流露着作者的感情。即所谓“一切景语皆情语”。


二、选好角度巧表现


我们知道,给人照相,从不同角度来拍,其面孔、神情是不一样的,但常常只有一个角度最能表现其特征。作文也是这样,现实生活丰富多彩,人物、事件复杂多样,要写出鲜明独特的人物个性,反映深刻新颖的社会主题,选好表现角度是至关重要的。比如,以战争为题材,表现英雄人物的作品,可谓不胜枚举,而《七根火柴》的作者王愿坚却别出心裁,没有直接去写战士在战场上英勇杀敌,而是通过一位生命垂危的无名战士,在部队最需要火,同时自己也需要火来挽救生命的关键时刻,毅然把“腋窝里”那带着体温的七根火柴,郑重地委托给战友卢进勇,让他交给前方部队,无名战士把生的希望送给了大部队的战友,把死的危险留给了自己。


这是一种高尚的情操,一种英雄的壮举!卢进勇被战友深深地感动了,他“觉得自己的臂弯猛然沉了下去!他的眼睛模糊了。远处的树、近处的草、那湿漉漉的衣服、那双紧闭的眼睛……一切都像整个草地一样,雾蒙蒙的;只有那只手是清晰的,它高高地擎着,像一只路标,笔直地指向长征部队前进的方向……”因此,“走得特别快”,在天黑的时候,完成了战友的嘱托。这小小的火柴,在现实生活中算不了什么,可在那特定的环境里,凝聚的却是无名战士对革命事业的无限忠诚。文中把记“实”(无名战士的语言、动作)和写“虚”(卢进勇的感受)结合得天衣无缝,歌颂了红军战士的英雄气概,使文章迸发出震撼人心的艺术力量。


三、运用联想妙升华


联想,就是人们根据事物之间的某种联系,由某个事物想到其他有关事物的思维过程。巧妙地运用联想,能够使文章的主题得到升华,收到言尽而意远的效果。如《小橘灯》中的一段:“我提着这灵巧的小橘灯,慢慢地在黑暗潮湿的山路上走着。这朦胧的橘红的光,实在照不了多远,但这小姑娘的镇定、勇敢、乐观的精神鼓舞了我,我似乎觉得眼前有无限光明!”由小橘灯的“光”,联想到“眼前有无限光明”,这里既有记“实”(“我提着这灵巧的小橘灯”),又有写“虚”(“小姑娘的镇定、勇敢、乐观的精神鼓舞了我,我似乎觉得眼前有无限光明!”),“虚”“实”结合,写出了小橘灯的象征意义,表达了一个深刻的主题。(孟凡红    作者单位系山东省潍坊市临朐县北苑中学)


 


 


学生作文立诚为本


(2010-5-9 18:10:00)


白金声


 


19913月《上海教育》刊登署名周新发的文章,题目是《中小学作文训练写实调查研究》。文章指出,题材真实的只占三分之一。时间过去近20年了,这一调查结果,依然有着现实的警醒意义。


据《成都商报》报道,成都某小学四年级学生的作文中,班上40多个孩子,竟有30多个写的是自己如何智斗人贩或小偷,其中26个学生承认了自己是瞎编的。(《中国青年报》20104165版)


无独有偶,日前,我担任某市小学生作文大赛评委,翻阅了近千份学生的作文,也发现了大量的令人痛心的作文撒谎现象。如写《我身边的雷锋》,让座子、推车子、抱孩子、领瞎子、捡夹子,这种“五子登科”、言不由衷的内容屡见不鲜。


近日,网络上“20句经典小学生撒谎作文语句”流传甚广,我这里仅举10例:


1.扶老奶奶过马路后,老奶奶问道:“小朋友,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学生拍着胸脯回答:“我叫红领巾。”


2.每当遇到困难想退缩的时候,脑海中忽然闪过毛爷爷、张海迪大姐姐的身影,和他们比起来,我这点困难算什么!


3.买东西的时候,阿姨多找了两角钱。突然看到胸前飘扬的红领巾,我就退了回去,低下头,发现胸前的红领巾更加鲜艳了。


4.五星红旗,是用烈士的鲜血染红的,无数革命先辈抛头颅洒热血,才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和他们比起来,我心里惭愧极了。


5.烛光下,看着妈妈头顶的几缕白发闪闪发亮,用布满老茧的手灵巧地帮我缝补衣服,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流了出来。


6.今天是教师节,我想起了老师,他们是蜡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是“灵魂的工程师”,是辛勤的园丁,指引我们前进的方向。


7.阳光灿烂,风和日丽,我在马路边,捡到一角钱,交给了警察叔叔,警察叔叔夸奖我是一个懂事的好孩子,我心里美滋滋的。


8.小红是我的同桌,清秀的眉毛下长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腮边还有两个浅浅的小酒窝,美丽极了。


9.我的奶奶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她经常给我讲故事,陪我数星星,晚上当我被子掉的时候,她都来帮我亲自盖上,有这样的一个好奶奶真幸福。


10.写议论文,需要举例子的时候,牛顿、居里夫人、爱迪生、马克思、白求恩、毛泽东、雷锋一个个闪亮登场,尽管很多时候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干什么的。


读了这些连篇累牍的假话、空话、套话的作文,让人坐立不安。这种“失真”现象说明,在中国,说真话的教育是一场持久而艰难的战斗。


作文说假话、空话、套话是一种不良的文风,我们应当大张旗鼓地反对。儿童必需从小养成实事求是的思想方法,在作文中不要唱高调,不要写归写,做归做,言行不一致。作文不是为了考试,它是一种表达方式,不需要虚伪,不需要无病呻吟,不需要冠冕堂皇。学生胡编乱造与虚构、想象是完全不相同的两回事。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如作文命题的问题,评分标准的问题,考试机制的问题,但最重要的成因,我认为是学生作文观的问题——在学生的意识里,作文是个假东西,可以撒谎。当学生写着“爸爸,我想对你说”、“妈妈,我想对你说”之类的作文时,他们知道,最终看这篇作文的是老师;当学生写着“心中的小秘密”,表达对伙伴的思念或愤怒的时候,他们知道,最终看这些文字的是老师。作文造假,当然责任不在学生,不在老师,也不在家长,而在于应试教育这种制度。


什么是作文?对少年儿童来说,作文就是练习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内容或亲身经历的事情,用恰当的语言文字表达出来。作文是心灵,是情感,是尊严,是荣耀,是本真的袒露,是压抑的冲动,是秘密的公开,是温馨的表白,是内在的觉醒。基于这一理念,我认为,作文是一个“人”的世界,“言”的世界,“心”的世界,“情”的世界,是一个丰富的精神家园。作文就是应试制度的突围和人文价值的升腾,就是人的生命情怀别样凸显。


作文贵在立诚。


《易·乾》有言:“修辞立其诚,所以居业也。”


叶圣陶先生指出:“求诚实含着以下的意思:从原料讲,要是真实的、深厚的,不说那些不可征验、浮游无着的话;从写作讲,要是诚恳的、严肃的,不取那些油滑、轻薄、卑鄙的态度。”(《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教育科学出版社,1982年版,359页)


立诚,是由作文的性质决定的。从客观上说,作文是生活的反映;从主观上说,作文是为了表达内心情感的需要。因此,“训练学生写作,必须注重于倾吐他们的积蓄,无非要他们生活上终身受用的意思。这是‘修辞立诚’的基础。”(叶圣陶语,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教育科学出版社,1982年版,436页)


立诚的基本要求就是“作文”与“做人”的统一。人文合一是作文的规律,人是作文的灵魂,作文是心灵的喷泉,要写“真”文,先做“真”人。新课程环境下的作文教学发轫于“做人”,回归于“做人”。《语文课程标准》“要求学生说真话、实话、心里话,不说假话、空话、套话”,这是对学生的“道德”规范,“为人”准则。有的教师专心致志于各种所谓的“作文能力”训练,认为作文便是“作”出来的,可以任意拔高,可以无中生有,可以口是心非,而把塑造健康的人格给淡忘了。作文与内心的真实想法相背离,造成了“做人”和“作文”的分裂,其结果只能两败俱伤,既失去“做人”的起码“真诚”,又失去“作文”应有的“真实”。学生在作文中失去了“我”,写作文就只能胡编乱造,无病呻吟,所以,我们要帮助学生找回作文的灵魂,让学生用真实的情感,独特的见解,灵动的章法展示个性。


在新课程改革日益深化的今天,我们怎样找回学生作文的灵魂呢?一句话,那就是作文要从内容入手,坚持“言文一致”的原则。话怎么说,就怎么写,我眼看世界,我手写我口,我口言我心,做到一个“真”字。道真事、说真人、吐真情,写一句话,一段话,乃至一篇文章,要把自己想写的人、事、景、物真实地呈现出来。不说假话、大话、空话,不能口是心非,弄虚作假。要做老实人,说老实话,写老实文,这是作文的真谛。


小学生作文为什么会出现胡编乱造现象?根本原因是他们没有材料可写,这叫“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作文难,作文难,提起作文我心烦”,是学生作文时的心理;“无话可说怕作文,假话连篇编作文,东拼西凑抄作文”,是学生作文时的表现。学生平时不善于观察,缺少生活积累,提笔时,只好“时挑野菜和根煮,旋斫生柴带叶烧”,以“假、大、空”来凑数。


生活是作文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头活水。叶圣陶先生说:“生活犹如泉源,文章犹如溪流,泉源丰盈,溪流自然活泼泼地昼夜不息。”(《叶圣陶集》,江苏教育出版社,1987年版,第10卷,244页)叶老这句话形象地说明了生活与文章二者之间是源与流的关系,离开了生活,作文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因此,作文固然要伏在桌子上写,但作文材料却不能够单从伏在桌子上取得。只有放飞作文,学生才会从自己的亲身经历中寻找素材,把目光投向生活的广阔空间,鲜活的素材才会滚滚而来。为此,老师应该让学生在作文的世界里生活,在生活的世界里作文,让作文和生活交融在一起。从观察感知、体验顿悟,到捕捉信息、提炼素材,直至构思谋篇、运笔成文,都要以生活为准。


贴近实际是学生“易于动笔”的前提,关键要注意“入乎其内,出乎其外”。教师要深入学生中间,了解学生的生活,感受学生的生活,有目的有计划地引导学生表达自己的生活。要去掉各种各样的条条框框,以“真”为美,让学生说心里的事,说烦恼的事,说痛苦的事,说高兴的事。教师一定要为学生的作文提供有利的条件和广阔空间,减少对学生作文的束缚,鼓励自主作文和有创意的表达,提倡学生自主拟题,少些命题作文,要开放胸怀,不棒杀异端,不轻易否定异类,不伤害童心,不钳制童真,把学生当成孩子,把文字当成文章,让他们写出有个性、有活力、有灵性的文章来。


立诚,是作文目的达成的需要;立诚,是作文与生活关系的体现;立诚,是时代向学生提出的要求。让我们永远记住叶圣陶的话:“立诚最为贵,推敲宁厌频。”(《叶圣陶集》,江苏教育出版社,1987年版,第8卷,251页)


(白金声,特级教师。通信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中宣街208号,黑龙江省语言文字报刊社。邮编:150001。电话:045182800128


 


 


 


写作文应让孩子有话可说


www.jyb.cn 20091120 作者:冷冰   来源:人民日报


著名文史专家、收藏家王世襄先生出身于书香门第,儿时曾就读于北京美侨小学。那时的他酷爱玩鸽子,每次英语作文,他不写别的,全写鸽子。一连几个星期,篇篇如此,气得英语老师火冒三丈,把他的作文本掷在一边说:你今后如不改换题目,不论写得好坏,一律不及格。


少年王世襄算是幸运的,作文可以自选题目,自定内容,若不是他篇篇写鸽子,老师也不至于发火。与他老人家比起来,现在的孩子就没那么幸运了。从小学学写作文开始,基本上都是老师命题,写什么、怎么写,老师都手把手地指导。到初中就更严格了,作文不再是为了练习表达能力和写作能力,而是为了考试。为了让学生们考个好分数,老师们挖空心思地讲题目、析内容、找范文、评优劣,时间长了,学生们都按着老师教的写,越写越像“八股文”了。


正因为这样,中小学生作文闹出不少笑话。老师让写好人好事,结果好多学生写捡钱包,有个班40多人,居然有20多人写捡钱包。老师们也不管,只要写得好就行。


现在网络发达了,许多学生为写作文上网搜集资料,谁知一搜竟发现,还有专门给中小学生提供范文的网站,各种各样的范文都有。于是,有的学生干脆从网上抄一篇交给老师,没想到老师居然还表扬了。这个窍门知道的人多就坏了,老师也发现不对劲儿,上网一搜,什么都明白了。


其实,“捡钱包”、“打小抄”


不能全怪孩子们,问题还是出在我们的教学上。命题作文不切合孩子的实际,让学生们无话可说或不知怎么说,是当下语文教学的一大通病。如从培养孩子的想象力、表达能力、写作能力出发,不设置框框,不限制思维,不压抑想象,让孩子们有话可说,言之有物,“捡钱包”、“打小抄”现象也许会少很多。(冷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