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撒谎作文”一

聚焦“撒谎作文”一


 


 


我们的学生为什么写撒谎作文


2010051207:54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肖鹰


 


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 83.3%的人承认自己在上学期间曾编过作文。另据《成都商报》报道,成都某小学四年级学生的作文中,班上40多个孩子有30多个写的是自己如何智斗人贩或小偷,其中26个同学承认自己是瞎编的。


追问撒谎作文的根源,大家习惯的做法是将矛头指向当代中小学的作文教育。“80的韩寒说:中国人第一次被教会说谎是在作文中。的确,当前我国作文教育最大的问题,是不把做人与作文统一起来,把作文教育变成一个单纯的写作技巧训练,而不是培养情趣、开拓心灵的教育活动。对于学生,从小树立的作文观就是把作文当做应对考试、获取分数的手段,而不是自己心灵表达和拓展的行为,因此,为了得高分,学生就不惮利用撒谎作文。但是,我们还应当看到,撒谎作文在今天学生中如此普遍,并不单纯是学校教育模式的问题。


今天整个社会环境(包括家庭环境)都存在严重的诚信危机,孩子们缺少一个诚实做人的社会环境,这是撒谎作文普遍存在的社会土壤。社会的主流观念过分强调个人竞争和成功,片面以成败论英雄,而忽视甚至放弃了对人类社会具有普遍意义的人格意识、社会责任、历史信念等人文精神的培养。简单讲,社会过度充斥着投机市侩气息,而缺少必要的现代文明的人文气息,反映在学生作文里面,就是既没有自我意识又没有社会责任感的撒谎作文。如果不能成功地培养学生做一个现代文明的真人,又怎么期待他写出直抒胸臆的真文?


撒谎作文不仅造就了虚假造作的文风,更会对孩子们的心灵成长产生严重的影响,让孩子从小缺少独立意识和责任意识。在一个普遍习惯于撒谎作文的社会,诚实、诚信、诚意所包含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就会被轻视和抛弃。古人讲修辞立其诚,没有诚意,不仅写不出好文章,而且会放弃对人生真实和真理的追求。为什么现在中国学术和文化创作中暴露出严重的诚信危机,剽窃造假之风难以遏制?根本原因是30多年前的中国社会曾经历了强制全民撒谎文革时代,那些以剽窃造假为能事、以耻为荣的学者,就是从当年习惯于撒谎作文的学生中成长起来的。


对于当前作文教育中普遍流行的撒谎作文现象,我们不仅要修正学校作文教育的应试指向,而且要努力消除撒谎作文产生的社会基础、文化土壤,给孩子一个应当说真话、而且鼓励说真话的生活世界。我们要反思、批评在社会层面充斥的虚假现象,为孩子建设一个健康文明、重诚信讲真话的社会环境。只有社会重诚信,孩子才会写真话。


8成孩子承认编过作文 专家提议让孩子写真事


www.jyb.cn 20100407 作者:倪王镇 王益敏   来源:钱江晚报


你在写作文时经常虚构吗?记者就此走访了3所小学,调查了其中5个班级近200名学生。结果是,近八成孩子承认,写作文经常虚构。


6日下午,江东朱雀小学语文老师史莉萍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到底该给孩子布置怎样的作文题?


史老师发现,同一个学生,写两种不同题材的作文,表现出的水准有天壤之别。


班上一个孩子,写一篇抒发自己的感情,能写成优秀作文,另一篇记录生活的作文,就有点荒腔走板。


找来孩子一问:原来那篇抒情作文,写的是孩子真实的想法;另一篇记录生活的作文,基本是虚构的。


虚构的作文苍白无力


小学六年级的俞佳宁是史莉萍的学生。6日,她的作文《我的自我保护经历》只得到了85分,创下了她本学期作文的最低分。


但一个星期前,她的作文《我的理想》却被评为全班优秀作文,得到91分的高分。


“《我的自我保护经历》这篇作文,全班至少有80%以上的学生,被我打了本学期作文的最低分。”史莉萍说,因为这个题目的作文,学生写得比较无力,有的没有内在的逻辑结构,看得出不少情节是虚构的。


 


俞佳宁说:“由于没有真实的体验,她的这篇作文完全是虚构的。”她说,空想一个故事来,要写得有趣还不露破绽,很吃力。《我的理想》这篇文章完全是在写真实想法,写起来很顺手,自己也感觉很有意思。


 


8成孩子承认,常在作文中虚构


6日下午,记者走访了朱雀小学、江东实验小学、李惠利小学,调查了5个班级,近200名学生中有近80%的学生承认,经常在作文中虚构。


朱雀小学603班的一姓陈的学生告诉记者:“每次写记叙文都很痛苦,必须绞尽脑汁想象故事情节。”


江东实验小学一名姓王的学生说,我们也很无奈,老师给的作文题目,可我们没有生活经历,要得到分数不得不这么干。


专家说,提倡孩子写真事


宁波大学教育心理学教授屠文淑说,培养孩子写作的根本目的是让他们懂得语言结构,让他们懂得观察生活,发现生活,激发创造性。假如你虚构事实来写作文,那就违背了这个目的。


 


屠文淑说,要解决这个问题,老师和家长的作用非常关键。首先要不剥夺孩子天真无邪的想法,让他们畅所欲言,而不是被逼无奈被一种模式套牢。同时,要让他们更多地去接触社会,学会写真事。


 


记者从江东区教育局了解到,从去年以来,为丰富孩子们的生活经历,他们正在各小学定期举行实践活动,如烹饪、陶艺、手工、木工、剪纸等。


“每次体验完以后,写出来的作文总是会比平时生动。”朱雀小学的俞佳宁说。(见习记者 倪王镇 记者 王益敏)


 


 


83.3%的人承认上学时写过“撒谎作文”


清华大学肖鹰教授认为,作文教育最大问题是不把诚实、诚信作为社会教育的起点,而把作文变成一个技巧和工具


 


漫画:李晓宜


小学生写“撒谎作文”正引起越来越多人的注意。据《成都商报》报道,成都某小学四年级学生的作文中,班上40多个孩子有30多个写的是自己如何智斗人贩或小偷,其中26个同学承认自己是瞎编的。近日韩寒也在博客中指出:“中国人第一次被教会说谎是在作文中。”


其实,“撒谎作文”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互动百科网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2639人参加,其中51.0%是“80后”,32.5%是“70后”)83.3%的人承认自己在上学期间也曾经编过作文,只有10.8%的人明确表示没有,还有5.9%的人表示“不记得了”。


“作文教育最大问题是不把诚实作为社会教育的起点”


“五一”快到了,河北省石家庄市初一学生陈天宇却越来越头疼。“总有写不完的作业,根本没时间做其他的事情,哪写得出什么作文?只能自己编了。”


回忆自己读小学时写作文的情景,“80后”大学生黄明说,“我觉得小时候作文大部分都是编的。像‘难忘的一件事’这个题目,不知写了多少次,哪有这么多难忘的事啊?只好虚构。”小学三年级时,黄明还编过自己去农村钻窑洞、荡秋千,还偷偷爬到树上摘香蕉。“后来被老师批评了,才知道香蕉不是长在树上的。我当时还觉得挺委屈,因为大家的作文都是编的,我恰好被逮到了。”


调查显示,76.7%的人认为学生之所以会在写作文时瞎编是因为“生活实践太少,只能闭门造车”;69.3%的人表示学生缺乏观察生活的能力,才使写作文成了苦差事。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孙宏艳认为,孩子写作文经常会遇到两个问题:一方面是缺少生活体验,尤其是城市里的孩子,做不到有感而发;另一方面也与学业要求有关,作文也有标准化倾向,孩子的作文成了八股文,写作时需要的体验、情感、想象、思考等能力慢慢被标准化磨掉了。


“我其实喜欢写文章,但不喜欢写作文。”黄明说,“老师总要求同样的套路,用什么修辞、引用什么名言、表达什么观点都是规定好的,根本施展不开。我感觉写作文纯粹是为了分数,跟写作本身没什么关系。”


调查中,50.2%的人表示出现“撒谎作文”是作文评分标准有问题,38.2%的人认为是因为学生思维僵化、缺乏创新能力。


“孩子写撒谎作文与应试教育体制有一定关系。”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管理学院教授褚宏启认为,统一的评分标准会扼杀孩子的多样性、创造力。


“作文教育最大的问题是不把诚实、诚信作为社会教育的起点,而把作文变成一个技巧和工具。”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肖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不单单是教育模式的问题,整个社会环境也有问题。社会应该推崇诚信、责任,反映在作文里就是要有责任感,学生如果没有自我意识,不可能写出真实的东西。


谁最该为“撒谎作文”负责?调查中,85.4%的人首选“应试教育体制”,61.7%的人认为责任在于“社会风气”,43.1%的人认为“语文老师”该负责,26.4%的人选择“家长”,22.9%的人认为“学生本身”也有责任。


“孩子从小就用消极的方法应对压力,对能力、品德的发展都会产生负面影响”


“孩子写作文作假其实是有理性考量的,但从小就学会用消极的方法应对压力,对孩子能力、品德的发展都会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褚宏启说。


肖鹰认为,撒谎作文会对孩子的心灵产生影响,让孩子缺少独立意识和责任意识。“现在中国文化、学术缺少诚信就是撒谎作文带来的后果,如果不消除撒谎作文产生的社会基础、文化土壤,将来社会就谈不上真性情、真文章。”


调查显示,75.6%的人认为“撒谎作文”不利于培养孩子观察生活的能力;74.3%的人认为会抑制孩子真实情感的表达;60.1%的人认为让孩子从小就开始撒谎、诚信缺失。仅有6.5%的人认为没什么不利影响。


如何消除“撒谎作文”现象?调查显示,74.0%的人认为要改变作文课教学模式,激发学生的写作兴趣;70.1%的人表示要鼓励学生多接触生活和社会;70.0%的人认为应该改革应试教育的体制;61.2%的人建议改变作文的评分标准,以真实作为最重要标准。


说起辅导孩子写作文,天津市的张女士颇有心得,“每次作文题目一下来,我都会帮着启发一下孩子的思维,有时候为了写篇作文我还会特地带他出去玩或参加活动,这样孩子下笔会比较有内容,所以我们家孩子的作文成绩很好,但不好的地方在于对父母的依赖程度比较高。”


孙宏艳认为,要消除“撒谎作文”,就应该鼓励孩子说自己的话,“给孩子生活体验,鼓励他们多思考。虽然国家教育制度也一直往好的方向改,但仍然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现在考试还是指挥棒。只能先呼吁,从老师、家长做起,从教育主管部门做起。”


褚宏启说,“要给孩子减负,要认识到孩子‘无所事事’的价值。如今的孩子都不是自主发展,是‘被’发展,要减轻不必要的作业,太多的作业对孩子的创造力没什么好处。”


肖鹰则表示,关键是让学生做真人,真人是治本。我们要反思、批评社会层面的虚假现象,建立起健康、良好的环境,只有在这种环境下我们的孩子才能写真文。(实习生庄姝婷 本报记者 韩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