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著《仁雅课堂的文化构建》出版

 用文化为学校铸魂

文化一词源于拉丁文cultura,本义有“耕种”、“居住”、“敬神”、“练习”等意思。人类学家克劳伯和鲁克霍斯认为:“文化包括各种外隐和内隐的行为模式,他们借符号之使用而被学到或被传授,而且构成人类群体的出色成就,包括体现于人工制品中的成就。”我国学者司马云杰在其著作《文化社会学》中将文化定义为“文化乃是人类创造的不同形态的物质所构成的复合体。”

相对于社会主流文化而言,校园文化是一种亚文化,它指的是在校园这一特殊的社会团体中所形成的特殊行为与价值观念,它依附于主流文化而存在,是主流文化的衍生,本质上是社会主流文化的组成部分,同时又具有与主流文化不同的新异物质。厉以贤界定为,“校园文化是指附于学校这一载体,并能过学习载体来反映和传播的各种文化现象。”

变革求新,与时俱进。一所优秀的学校需要优秀的文化去引领。校园文化是学校发展的灵魂,是凝聚人心、展示学校形象、提高学校文明程度的重要体现。校园文化对学生的人生观、价值观产生着潜移默化的深远影响,而这种影响往往是任何课程所无法比拟的。健康、向上、丰富的校园文化对学生的品性形成具有渗透性、持久性和选择性,对于提高学生的人文道德素养,拓宽同学们的视野,培养跨世纪人才具有深远意义。学校的根本任务是教书育人,要教好书育好人就必须要有厚重的文化氛围,使师生在厚重的文化氛围里得到熏陶得到滋养。加强校园文化建设,可以通过感染、熏陶,潜移默化地促使学生在道德认识、道德情感等方面发生积极的变化,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正如查有梁先生所说的:“成功的教育应该是使学生在没有意识到受教育的情况下,却受到了毕生难忘的教育。”校园文化具有“滴水穿石”的功效。#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日新其德,日勤其业。作为以育人为目标的学校教育,每项具体任务都离不开文化引导、熏陶和渗透。每一项规章制度都要承载学校办学理念中的文化要求,教学中的知识传授必须以文化的提升为终极价值,技能的培养也只能有文化的参与,形成人文视野的技术,才能使技术获得生命的活性。校园文化对学生素质是一种潜在的教育力量。其内涵非常丰富,包括了物质文化、精神文化、组织文化、制度文化等方面。本课题采用行动研究法和文献法。本文具体就校园文化建设的问题,从校园物质环境文化、校园文化最基本的功能,是教育功能,这是由学校的根本任务所决定的。通过校园文化建设,对师生主要是对学生的世界观进行规范,经过校园文化精神,环境氛围,潜移默化地陶冶受教育者的情操、意识和行为,并且通过行为规范、道德规范、思想方式等教育引导,通过稳定的文化氛围的熏陶和有目的筛选大众传播信息及文化知识内容,以主动的选择全面接受或盲目排斥,从而形成导向功能。

文脉千载德铸魂,薪火百年人为本。良好的校园文化环境,在学校的育人过程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它可以陶冶学生的情操,净化学生的心灵,养成他们高尚的道德品德和良好的行为习惯。优雅的学习、生活环境,思想文明的校园,都可以给学生带来很大感染力;良好的校园环境能有效地促进学生智力的发展,提高学习效率,提高教学质量,完全新鲜、阳光充足、清洁卫生的校园环境又成为学生的成长提供卫生环境等等。总之,环境不光是育人的条件,同时也是一种手段。苏霍姆林斯基认为:“学校的物质基础(我们把学生周围的一切陈设也包括在内)——这首先是一个完备教育过程的必不可少的条件;其次,它又是对学生精神世界施加影响的手段,是培养他们的观点、信念和良好行为习惯的手段。我们把孩子周围的一切都利用来服务于他们进行德、智、体、美诸方面的教育”。他还说:“每一种作用于个性的感化手段的教育效果,依赖于在多大程度上对其它感化手段做了周密的考虑……作为一种教育手段,美的力量依赖于作为另一种教育手段的劳动力量已在很大程度上被巧妙地加以显示……”校园文化一方面能凝聚全校成员的价值取向,纪律观、劳动观和生活观,形成一股健康向上的文化主流,以同化不同的或不良的观点、行动,使全校成员有一个既明确又现实的目标,有一个具体的发展方向和终极的理想指向。另一方面,校园文化对师生文化成才的需要和动机具有培育和提升作用,利用舆论的激励氛围,使人才脱颖而出。校园文化能优化育人环境,有利于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新人。它通过积极优化校园环境,形成健康的集体舆论,和睦的人际关系,良好的校风传统,统一的文化认同意识,塑造和完善师生的人格。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有位哲人也曾说过:“对学生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是他周围的环境”。学校的校容校貌,表现出一个学校整体精神的价值取向,是具有强大引导功能的教育资源。校园文化作为一种环境教育力量,对学生的健康成长有着巨大的影响。校园文化建设的终极目标就在于创建一种氛围,以陶冶学生的情操,构筑健康的人格,全面提高学生素质。因此,要加强校园文化建设,发挥学校师生在校园文化建设中的主体作用,构筑全员共建的校园文化体系。要树立校园文化全员共建意识,上至学校领导、下至每个师生员工都要重视、参与校园文化建设。校园文化在高校实现培养目标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决定着它不是单靠学校内部某一部门努力就能收到应有效果,它与学校各方面工作都有关系。

物之不齐,物之情也。现在的客观环境使得校园的文化力在日益缺失,教育失去了本真的教育文化意义,产生“有教育无文化,有知识无文化”的局面。尽管有客观条件的种种限制,但还需要勇气、责任、自省力和持久力,去干一番事业。作为执着追求和探索的太和教育人、行进在路上的校长,我们有责任做这样的思考:当前的学校教育的方向由谁来引领——文化!文化是一种社会现象,是人们长期创造形成的产物,同时又是一种历史现象,是社会历史的积淀物。确切地说,文化是凝结在物质之中又游离于物质之外的,能够被传承的国家或民族的历史、地理、风土人情、传统习俗、生活方式、科学文学艺术、行为规范、思维方式、价值观念等,是人类之间进行交流的普遍认可的一种能够传承的意识形态,是历史的积淀和传承,是“类”的区别和标志,是人类发展和创新的依托。

中华文化强调“民惟邦本”、“天人合一”、“和而不同”,强调“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强调“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主张以德治国、以文化人;强调“君子喻于义”、“君子坦荡荡”、“君子义以为质”;强调“言必信,行必果”、“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强调“德不孤,必有邻”、“仁者爱人”、“与人为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出入相友,守望相助”、“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扶贫济困”、“不患寡而患不均”,等等。(摘自201454日习近平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上《青年要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讲话)党的十八大提出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仁恕”教育文化观的基本原则,任何时候做学校文化都不能偏离核心价值观的要求。“仁恕”教育文化观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具体体现。对于“仁恕”的理解不能仅停留在字面上,要从整体上去理解,深度把握。既要有对传统的继承,又要赋予时代内涵和教育发展内涵。“仁”即“大爱”,是教育之本,教育之目标;“恕”是“胸怀”,是达到“仁”的必须路径,是“仁”的最高境界。二者相依相承,缺一不可的。“仁恕”既是几千年中国传统教育思想的精髓,也是当今时代太和教育必须遵守的原则。“仁恕教育”首先是人本教育,她不是束缚人、压迫人、限制人的教育,而是解放人、发现人、重视人、提高人的教育。“仁恕教育”是让学生获得获取幸福发展能力的教育,是为学生终身发展奠基的教育。 “仁恕教育”是科学的教育,是符合学生的身心发展规律的教育。 “仁恕教育”更是爱的教育,仁爱之心,既是对教师的要求,也是培养的目标,用仁爱之心去培育具有仁爱之能力的新一代的教育。“仁恕教育”是和谐的教育,要求教师要关心每一个孩子的成长,为每一个孩子提供适合的教育。“仁恕”教育和幸福教育、平安教育、和谐教育并不矛盾,“仁恕”文化为三大教育找到了更深层次的传统文化基石和精神文化内核。

陶行知说,今日教育家“敢探未发明的新理;敢入未开化的边疆”两种要素必具其一,方为一流的教育家。敢探未发明的新理,即是创造精神;敢入未开化的边疆,即是开辟精神。创造时,目光要深;开辟时,目光要远。总起来说,创造开辟都是要有胆量。在教育界有胆量创造的人即是创造的教育家,有胆量开辟的人即是开辟的教育家。那些“只会运动,把持,说官话的政客教育家”和“只会读书,教书,做文章的书生教育家”以及“只会盲行,盲动,闷起头来,办…办…办的经验教育家”都不是真正的教育家。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做教育的人,一刻也离不开梦,每一个中国改革的践行者、设计者、策划者、参与者也都离不开中国梦。一个充满梦的人,必然想方设法利用能够利用的教育资源为自己所用。创造和开辟一些新的领域,达到希望达到的一种境界。今天是呼唤教育家的时代,也是造就教育家的时代,有人说,古今中外第一流的教育家可是屈指可数啊?我想说的是,虽不能人人成为第一流的教育家,只要我们的校长怀揣着“教育家”的梦,那么一样能为教育做出自己积极的贡献,一样能够创造一个童话般的教育世界,一个充满故事和积极健康成长的校园。

“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苏霍姆林斯基有这样一句名言:“一个校长对学校的领导,首先是思想上的领导,其次才是行政上的领导”。作为校长要不断地将教育理想的种子撒播在校园之中,撒播在教师的心中,再由教师撒播到每一个班级,每一个孩子的心灵深处。我们的教育梦需要通过教师来实现,要做勇于自我修炼,与太和教育,与学校、老师、学生共同成长的教育人。要和我们的孩子、老师、学校以及太和教育共同成长。有了教育理想和追求的引领,我们就走上了第一流教育家追求与探索的大道。新常态下的教育,不应该是强迫,而是引导;不是灌输,而是浸润;不是施压,而是影响;不是改造,而是改变。它不是让学生必须成为什么样的人,而是帮助他们成为应该成为的那样的人。新常态下的教育,需要我们拥有一颗平常心。对学生的教育,要因势利导、顺其自然,就像老农对待禾苗一样,按农时施肥浇水,而不应急功近利、拔苗助长,在孩子的世界疯狂开采。我们要像老农看到自己辛勤耕种的庄稼丰收一样,分享教育新常态下的新收获。新常态下的教育,也要求校长不趋炎附势,不为应试教育推波助澜。要始终保持一份豁达与宁静,坚守良知和使命,以家园的情怀和担当,尽全力让学校成为美好事物汇聚的地方,并为学生们的成长提供适合的教育。新常态下的教育,应该注重积淀学生素质、提升学生素养,把学生的品行操守看得比一纸分数更重要,把学生的人文素养看得比考试成绩更重要,把育人看得比育才更重要。

“功崇惟志,业广惟勤”。如何让学校师生尊重学校文化、尊重学校历史、尊重学校先贤,进而大力弘扬先贤文化、先贤思想、先贤成就,让历史“活”起来、让历史人物“活”起来、让历史文化“活”起来,使其成为学校教育的独特元素?在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主流文化的同时,要对自己的文化加以提炼整合,要“拉出一根线,织就一张网”,做到“纲张目举”,这样学校文化建设才会有抓手、有重点。为此,我们深入挖掘和总结以“仁恕”教育为代表的先贤思想、文化、理论,同时结合学校未来发展目标和定位,将太和教育近几十年的教育教学成果通过文化视角得以生动呈现。我们提出“仁恕教育思想”,探索“仁恕教育文化”,正是为了固守教育的生态,回归教育的本真,营造教育的和谐,追求教育的幸福,也正是为了给有病的教育注入一针清醒剂,为教育的发展正确导航。长久下来,学校文化就能成为学校的品牌。八中的“阳光教育”,苗集的“五心”教育,倪邱的“经锄”文化,马集的“真实”教育,宫集的“仁雅”教育,正在形成独特的学校特色。

振兴教育,要靠思想的引领。我们提出“平安教育、和谐教育、幸福教育”的共同追求;在完善和发展这种教育追求的基础上,我们又提出了打造太和“仁恕”教育文化。打造“仁恕”教育文化,我们要从三个层面来加以实施:一是构建“仁恕”教育文化体系。我们要深度挖掘“仁恕”教育文化的内涵,完成“仁恕”教育理论化的构建,使之形成一个完整的体系,用以指导我们的教育教学行为。二是“仁恕”教育文化植入校园。我们要将“仁恕”文化具体化,建立健全相应的制度,并将它引入校园、深入课堂、植入师生内心,打造“仁恕”教师,建设“仁恕”课堂,培养“仁恕”学生。三是展示“仁恕”教育文化成果。建设“仁恕”教育文化,关键要让大家真切感受到太和教育的变化,看到成果。我们要以“仁恕”文化打造为抓手,开展不同形式的座谈会,不同层次的论坛,不断总结经验,巩固成果,力求让“仁恕”教育之树枝繁叶茂,硕果累累。通过实施“仁恕”教育,为太和教育铸魂。

教育理想与追求引领教育的发展,而教育理想与追求是教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教育文化又根植于文化。决定教育是否成功的因素是文化,文化可以牵一发而动全身,具有持续改变教育的力量。做教育文化是为了规范和引导,是为了传承,是为了在传承的基础上一代比一代做得更好更强。但是文化不能是贴在墙上,写在文件里的文字,要转化为具体的影响生命个体积极健康发展的各个层次的建设,通过建设将文化植入师生内心。文化生成引导师生形成文化自觉进而产生根植于心灵的价值认同,只有内化于心,才能外化于行,才能对师生产生持久的影响力。

教育部副部长陈小娅讲,作为一个教育家要有两个境界,一是能带出一个好学校,可以实践“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二是构建好的学校文化,可以做到“一个好校长走了,还是一所好学校”。一个学校之所以长盛不衰,持续发展,一个重要原因是它有自己的文化。教育文化足以造就人的文化品位,足以影响人的一生。“仁恕”教育文化作为县域教育文化,在引领各校文化建设的同时,也为太和教育人树立明确的教育理想和追求,为太和教育的新跨越奠定基石,更为太和教育立根铸魂!马云说“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我想说,“梦想是一定要有的,无论过程多么艰难,有我们全体师生的共同努力,还能实现不了吗?”我坚信:有我们这些追梦人的不懈探索和执着付出,我们一定能够绘就仁恕教育的华美篇章,创造太和教育的童话王国。而“仁雅”教育,就是太和教育童话王国用文化为学校铸魂的开篇佳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