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语文课堂打造核心素养

自然语文课堂打造核心素养
安徽省阜阳市铁路学校 特级教师 武宏钧
当前,我国基础教育学校层面的改革呈现多元趋向,但多元并不意味着每个“元”都恰当合适,中小学教育改革尤其要注意不被乱花迷眼。只求新奇独特而丢失或远离“基础”,这样的改革也许会风光一时,但最终必受历史惩罚,付出巨大代价。基础教育中“基础”的具体内涵会随时代发展而变化,但其在两个层面的基础性地位和价值不会改变、不可丢失:一是为个体一生的发展打基础(包括人品、学问、处世和身心健康),二是为社会所需各类人才的培养打基础。这是基础教育的特质。基础教育给每个接受教育的个体留下什么才算完成“基础”的使命?可将之概括为“三底”:一是“底线”,懂得且遵循做人、做事必须有的底线。二是“底色”,童年、青少年期的生命底色应是阳光、自信、热爱生活,对未来抱有希望,不畏成长中的艰难。学校教育有责任给孩子的生命打上明亮温暖的底色。三是“底蕴”,让青少年走出只能依靠直接经验认识世界的时空思维局限,获得走进文化世界的工具,学会借助文化知识不断学习、探索、创造未来世界的能力。
新课程改革提出了三维目标:知识与能力,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显然,知识体系中的核心知识,能力体系中的核心能力与态度体系中的核心态度构成了语文核心素养的基本要素。这三者相互交融,相互促进,相互影响。那么,作为一名语文教师,是否要考虑什么是语文的核心素养呢?语文的核心知识包括哪些呢?我认为应该包括字词、句式,修辞等语言知识;立意与选材、段落与篇章、结构与思路、表达方式与写作手法等文章学的知识;体裁分类,表象与意象等文学知识。这些知识在语文教学中我们无意识的已经引导学生进行了学习,但是随意性强,没有层次性,只是因考试为导向,忽略了学生的身心发展需求。并且文选式的教材选编,也忽略了知识的层次性与连贯性。建成相应的语文知识体系,我们还是可以做很多事的。
除了语文核心知识,对于语文而言,语文的核心能力包含了沟通交流的能力,阅读的能力和写作的能力。沟通交流能力它是个体在事实、情感、价值取向和意见观点等方面采用有效且适当的方法与对方进行沟通和交流的本领。在如今地球村的社会,这种能力是每一个地球公民应具备的能力。作为语文老师要在课堂上逐步培养学生沟通交流能力。阅读能力也很重要,信息化社会面临的是海量的信息。面对海量的信息必须学会从中筛选、提炼、概括,这是初步的阅读能力,然而又是一种比较难以掌握的能力。据说北师大一硕士生导师招收研究生,考题就是阅读10万字的文献资料,然后用简练的语言概括出文献的主要信息。结果一下子就筛去了百分之八十多的人。所以在实际教学中,锻炼学生的概括能力语文教师的应有之意。那么如何培养写的能力呢?除了写文章之外,更要注重学生的书写能力。总发现一种现象,越是高度文明的国家越重视传统文化。日本科技发展,社会高度文明,但是在小学三年级学生就开始学书法,到初中毕业,6年时间足以打下坚实的书法基础知识和技法。中国是书法之源,我们没有理由不提高学生的书写能力,也决不能干那些墙内开花墙外香的事。沟通交流、阅读与写作这都需要动脑筋,所以这一切的基础是思维能力。思维的发展与品质构成了一切能力的基础,而思维能力的的核心是创造力和想象力,我们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培养学生的创造力和想象力。语文课程标准指出,“应激发和培育学生热爱祖国语文的思想感情……通过优秀文化的熏陶感染,提高学生的思想道德修养和审美情趣,使他们逐步形成良好的个性和健全的人格,促进德、智、体、美诸方面的和谐发展”。认识了语文的核心素养,我想在语文教学中就会找到方向,找到教学的着力点,就不会干那些“耕了别家田,荒了自家园”的傻事。
徽派语文的教学观认为,获取知识可以加速,但思维的发展绝不能够加速。“追求知识的加速跑”有两层含义。其一,教育目标是以“追求知识”为导向的。知识的获取成为教育的主要甚至是唯一的目标。在这样的目标导向下,学校教育集中一切力量,努力教学生知识。学生则拼命想办法记知识,以便能顺利通过知识的考试并获得成功。在这里,判定教育成效的核心标准锁定在知识的获取程度上,包括知识的量、知识的深度难度以及获取知识的进程速度,所有教育中的“较量”实际就是知识获取程度的较量。其二,在追求知识目标导向的过程中是在不断加速的。在加速跑的状态下,学习内容层层下放、学习难度不断加码、学习任务不断加重。学前教育小学化,高中三年课程一年半就基本结束、最后一年半基本用于备考训练,每堂课都把内容安排得密密麻麻,追求“教学进度”、追求“信息量最大化”的“高效课堂”,这些都是加速跑的表现。“加速跑”本身就是“知识导向”的证明,因为唯有知识的追求才是可以加速的,思维的发展是绝不能够加速的。那么,这种“追求知识的加速跑”究竟“错”在何处?它会给我们的教育带来多大的危害?追求知识的加速跑会压缩学生的其他学习时间,学生的发展不仅难以全面,甚至连基本的人性发展都被忽略。追求知识的加速跑让我们的孩子被迫接受难而深的知识,进而导致学习自信心和兴趣尽失。追求知识的加速跑使得我们忽视了学生智力发展的节奏,错过了思维发展的关键期。
与美国基础教育相比,我国学生基础知识学得扎实,这让我们许多教育者引以为傲。然而,我们没有意识到的一个潜在危害是,正因为知识扎实反而导致了创新思维的缺失——知识太过于夯实会导致学生想象力和创造力发展受阻。美国心理学家斯腾伯格曾说:“过多的知识可能阻碍思考,使个体无法挣脱固有的思维的藩篱,结果导致个体成为自己已有知识的奴隶而非主人。”另一位美国学者马丁戴尔也指出,“创造力常常与远距离联想关联。要能突破常规、想出新的思路,就要借助远距离的联想”,而远距离的联想则要借助于低觉醒度状态,原因是“唤醒的增加使行为更加稳定,而唤醒的降低会使行为更为多变”,也就是说,高唤醒状态下脑子里产生的联想基本上属于“近距离”的;只有唤醒度低时,脑子里才可以产生远距离的联想,所以说“处理少数复杂的事情,唤醒度高没有优势,反有劣势”。
很显然,对于知识学习而言,过度学习是增强大脑的唤醒度,所以过分深化的知识学习虽然让人掌握了系统有深度的知识,但是因为它使人的大脑长期处于高觉醒状态,因而无法突破“近距离”思维的限制;同时,在过度过量的知识学习下,为了按时完成任务、提高追求“标准答案”的“效率”,学生几乎不敢尝试任何可能与标准答案不一致的路径和解决方案,久而久之,“标准答案”就成为一种思维定式,学习者的思维被捆绑在一种方向上,“怕错”成为普遍的心理状态,因为“怕错”而不敢尝试新的路径,缺乏联想与发散。也许,这些原因可以解答“钱学森之问”的困顿——当我们把学生淹没在知识的海洋中时,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知识晚一点学是可以补的,而思维错过了发展的关键期却可能永远也无法弥补。我们的基础教育培养了知识丰富却缺乏想象力的人,收获了知识,却牺牲了智慧的内核——思维!我们必须清醒地直面和认识到追求知识加速跑所带来的危害。事实上,最大的危害是我们还沉浸在“不以为害”“反以为喜”的沾沾自喜、自我麻痹之中。因此,我们必须努力改变我们的认识。如果认识不改变,什么理论也解救不了我们的教育。
核心素养的培育与核心能力、核心知识的掌握是不可分割的,同时这三者的发展又都是围绕“思维”这一核心而展开,它们都需要一定的时间与空间,偏重于任何一方面都是不可取的。然而,由于当前基础教育仍是“知识主导型”的目标取向,导致了“追求知识加速跑”,并由此而产生了一系列的轨道偏移现象。因此,要想回归“核心基础”,需要从“净化知识”开始。
“净化知识”意味着什么?最根本的就是,我们要改变“知识主导型”的教育价值目标取向,因为只有转变价值取向,才可能从根本上打破“知识学得越多越好,知识掌握得越扎实越好”的传统教学理念。必须说明和强调的是,“净化知识”并非取消知识学习,而是要求我们从单一的知识学习目标走向多元的核心基础培育,从复杂而有深度的知识学习走向简洁够用的知识学习,从庞杂的知识体系中寻找最核心的知识架构,把那些对于中小学生发展而言不必要的、可能会干扰他们思维和能力发展的“垃圾知识”清除出去,让教科书“瘦身”,从注重知识积累结果走向注重学习的过程与能力、素养的提升。换言之,通过净化知识,给学生腾出时间和空间,尤其是要给学生腾出大脑的空间来发展其思维能力,腾出时间以便学生在应用中学习知识,在知识的应用中培养问题解决的能力。
怎样做到“净化知识”?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到基础教育应该教的和学生应该学的核心知识,将知识在目标体系中的分量降下来。这又包括两方面的主要工作:净化总体的知识体系和净化学科的知识体系。前者指的是在当前知识不断爆炸的时代,在大众文化与精英文化、流行文化与古典文化不断冲突的今天,要深入把握基础教育的“核心基础”,进而降低学生学习的知识难度、减少知识学习的分量,进而能够放慢知识学习的速度,由此才能促进学生能力和素养的发展和提升。唯有净化了总体的知识体系,才能消解学生有限的学习时间和无限增长的知识之间的根本矛盾。也唯有如此,才能帮助提升学生学习核心知识的效率。一方面,由于学科知识系统的科学性和严谨性,因而是训练和促进学生思维能力提升的最佳媒介,也为学生提升实践能力提供了学科方面的知识支撑。另一方面,由于学科自身的逻辑特点,不同学科在人的认知和思维发展方面具有不同的优势功能,这就意味着中小学所开设的不同的学习科目在奠定基础的功能上亦有所不同。比如,数学是一种表达逻辑思维的高级语言形式,它侧重于促进逻辑思维能力的提升;语文更多的是在寻找语言与思维之间的联系,因而更侧重在思维表达能力的提升等。鉴于此,便不必追求教学中的大而全或小而全,每个学科和学习科目都要遵循其所具有的认知和思维发展优势功能设计培育基础的侧重点,只要突出了优势功能,牺牲一点全面性、一点逻辑缜密性是无关紧要的。
一、自然语文是什么?
语文,好丰富的两个字。它寄托着家长对孩子的希望,它涵盖着人类社会一切的辉煌。语文好似一位美人,她的闭月羞花令人陶醉;她的举手投足令人崇敬;她丰厚的底蕴令人叹服。练习册、考试卷扭曲了语文。她变得面目狰狞,杀气腾腾;她干瘦如柴,毫无情趣;她狭隘自闭,难以沟通。厚重的她,变得轻飘飘的。仿佛看拼音写汉字就是语文,组词造句就是语文,近反义词就是语文,词语搭配就是语文,改病句就是语文……这样的语文,让人难以接受。但是,已变得轻飘飘的她被人为地加上了分数的砝码,顿时,轻变重,飘变沉。让你不得不接受。
自然语文是什么?自然语文是对秦砖汉瓦的向往;自然语文是对唐诗宋词的热爱;自然语文是对陶渊明“不为三斗米折腰”的叹服;自然语文是对《红楼梦》的崇拜。自然语文是一手流利的方块字;自然语文是离不开名著的双眸;自然语文是听人讲话时的那份专注;自然语文是从笔端流出的锦绣文章;自然语文是侃侃而谈的风度和气魄;自然语文是与生人见面时,彬彬有礼的“您好!”;自然语文是与他人辩论时,智慧的应对;自然语文是处变时,镇定自若的神情;自然语文是举手投足间的“书卷气”;自然语文是捡纸屑时弯下的腰;自然语文是抛向不守公德者厌恶的眼神……
自然语文是什么?自然语文是与孩子进行一种交流,是思想与精神的融合。而前提条件则是师生教材三者之间关系的平等与和谐。自然语文更是对生命力量的一种召唤,对人格魅力的感化,洗涤心灵,得到教化的一种方式。自然语文更是一种亲和力,是民族东西的一种现化回放,自然语文就是爱国,自然语文就是正义的化身。自然语文是真实,是真实自我的一种观照。烛照社会、人生、品性,传扬德行的一种行为。自然语文是最接近于生活的,是生活美的一种浓缩。
自然语文是什么?“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是自然语文。自然语文是牵手的一瞬间。“咽不下金莼玉粒噎满喉,照不见菱花镜里形容瘦”,是自然语文。自然语文是瘦容里菱花镜里模糊的泪眼。“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是自然语文。自然语文是艰难跋涉中的一声辛叹!“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是自然语文。自然语文是香冢上花影的摇动。“身既死兮魂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是自然语文。自然语文是不闭的眼睛。“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是自然语文。自然语文是气节里执著的坚定。“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是自然语文。自然语文是车轮撵过的碳翁的哭声。“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是自然语文。自然语文是狂风里诗人怒喊后的沉默。“这北国的秋,却特别地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是自然语文。自然语文是悲凉的秋风里枯黄的树叶。“我是你河岸上破旧的老水车,……”,是自然语文。自然语文是老水车吱扭声里河水慢慢的流过……自然语文是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自然语文是一手秀丽的方块字;自然语文是从笔端流出的锦绣文章;自然语文是侃侃而谈的风度和气魄;自然语文是举手投足间的“书卷气”;自然语文是与对手辩论时,智慧的应对;自然语文是和他人聊天时,得体的话语。自然语文是中华民族历史的缩影;自然语文是五千年古老文明的积淀;自然语文是中国人审美性格的精灵;自然语文是博大而丰满的精神元素。自然语文,就是引领学生--说铿锵有力中国话,写方方正正中国字,书洋洋洒洒中国文。
二、自然语文核心素养清单
未来的小学语文教育改革要适应社会发展变革对人才观、语文教育质量观的需求,核心素养就不能面面俱到,不能轻重不分。小学语文核心素养清单应该有:
1、语言理解能力。能读懂文本的主要内容,了解文本表达上的特点;知道积累优美的、有新鲜感的语言材料,具有初步的语感。
2、语言运用能力。能根据具体语境(语言情境)和任务要求,在口头和书面语言表达中尝试着运用自己获得的言语活动经验,交流顺畅,文从字顺。
3、思维能力。在阅读、表达等言语活动中,主动思考;能运用想象与联想,形成对客观事物的初步认识,对语言和文学形象的初步认识,具有初步的评判意识。
4、初步审美能力。受到汉字之美,具有热爱祖国语言文字的情感;感受到人性之美:真善美,具有初步的审美体验。
自然语文核心素养不是先天就有的,而是后天形成的。素养的形成过程,主要是学得的过程,学得过程不是一次能够完成,而是经过多次培养、反复训练才能够具备。语言理解与运用,是处于语文核心素养整体结构的基础层面;语言的发展与思维的发展是相辅相成的,思维能力和审美能力的培养,是以对语言的理解与运用为基础,是在培养、提升语言理解与运用能力的过程中实现的。阅读系列、表达系列的课,是实施的途径;听、说、读、写,是实施的途径;生活是实施的途径……一般来说,听读属于理解语言范畴,说写属于运用语言范畴(这么说虽有歧义的,可以深入研究)。读并不只是读课文,应该树立大阅读的理念。要多读、多思考。语文教学要注意保护好儿童的天性,如好奇心、可塑性、善模仿、喜探究等。
三、自然语文教师要有“核心技术”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当我们提出拷问“基础”的本质并提出“回到核心基础”的呼吁时,一定会有人说“这不是我们所能做到的,这是制度的问题”。对此,笔者并不以为然。尽管我们可以期许制度的变革给我们带来更好的实践环境,但是在制度改良之前,我们是否就无可作为了呢?如果我们换一种思维方式,从“绩效的教育”转到“生命的教育”,从“责问制度”到“不问客观,从我做起”,那么我们必然发现,原来回到核心基础的关键不在别人而在我们自己。在三种核心基础之中,最让人难以下手的恐怕就是对“核心知识”的顾虑。我们担心,如果学习的知识净化了,但是考试的知识却没有净化,该怎么办?其实,真正核心的知识是具有高迁移度的,如果我们真正把握了核心知识、培育了核心能力和良好的学习素养,学生必定会游刃有余地应对考试。关键问题在于我们本身不知道核心知识是什么,也不知道如何辨认学生思维和素养发展的关键期,所以我们心里不踏实,于是便以制度为口实,实则难掩内心之虚弱。
毫无疑问,要回到核心基础,不仅仅要知道什么是核心基础,更重要的是教育者必须掌握教育的核心密码、掌握教育的核心技术——我们要能够辨析教育的核心知识、辨识学生发展的关键期、懂得如何激发学生的思维、知道如何保护学生的好奇心……长期以来,教师始终没有得到像医生、律师一样的专业地位,这不仅仅与社会认知有关,更与我们自身的专业化水平不高有关。笔者对教师专业化的概括是“让自己成为不可替代的人”,当教师尚未达到在教育实践活动中的“不可替代”的地位时,我们便称不上专业化。而达致“不可替代”状态的必经路径则是“掌握核心技术”——只有掌握了教育的核心技术,才可能不可替代,才可能让教师真正成为专业化的职业。很显然,“回到核心基础”,要求专业化的教师队伍,要求教师掌握“核心技术”,切实体现教师群体的“不可替代性”,这必然给教师们带来巨大挑战。
自然语文教师需要放慢知识的脚步,回到核心基础。如果说过分追求知识是导致我们远离智慧,是对基础教育之“基础”的理解之“错”,那么我们就必须拷问,基础教育之“基础”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基础教育的本质就在于它的“基础性”,它是与处在基础教育阶段的学生特点相联系的,它的特征就像是生命科学试验的“培养基”,其作用在于为处在本阶段的学生下一个阶段的发展和成长奠定基础,它必须有“够用”但不“过度”肥沃的土壤,有个性但不失平衡的生态。事实上,无论身处什么时代,我们都必须始终坚守基础教育的“基础性”。唯有坚守“基础性”,我们的教育才不至于偏离轨道走向或唯智,或唯才,或唯考……进而出现“抢跑教育”。当然,随着时代的变化,“基础性”的内涵也在不断地拓展和丰富。197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召开高级教育计划官员讨论会,对基础教育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讨论,指出“基础教育是向每个人提供并为一切人所共有的最低限度的知识、观点、社会准则和经验”的教育。1990年的世界全民教育大会中又一次明确基础教育的定位,认为基础教育的“基础”体现为基础知识、基础经验、基本学习需要。在我国,《教育大辞典》认为“基础教育是对国民实施基本的普通文化知识的教育,是培养公民基本素质教育,也是为继续升学或就业培训打好基础的教育”。在这里,“基础”的内涵包含了普通文化知识、公民基本素质。总的说来,对于基础教育的“基础”,其内涵与外延目前大致存在三种取向:知识取向,强调基础知识的传授,包括基础的人文社会知识以及自然科学知识;能力取向,强调基本能力的训练,包括基本的读、写、算能力以及基本的学习能力、实践能力;道德取向,强调基本道德品质的培养,包括最基本的个性品质,如自尊、自信、自强以及最基本的社会交往道德品质,如宽容、友善和诚信,等等。
毛泽东曾经说过“人是要有点精神的”。同样,未来社会的“职业人”也是“要有点精神的”。那么,未来的社会需要“职业人”具有什么样的精神?笔者以为至少包括忠于职守、精益求精和乐于奉献的职业精神。所谓“忠于职守”,是指忠诚地对待自己的职业岗位、认真敬业地工作。当我们回顾泰坦尼克号即将沉没的时候,邮轮上的水手、船员有条不紊地执行应急预案,放下救生艇奋力地转移妇女和儿童,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除此之外,那支乐队无论邮轮如何摇摆动荡,都坚持演奏悦耳的曲目,更是让人肃然起敬。任何一个国家或者一个民族的发展与崛起都跟千千万万个从业人员坚守岗位、忠于职守密切相关,这是民族的根基。我们的职业院校也应给予学生这方面的教导,杜绝玩忽职守和渎职现象。所谓“精益求精”,出自《论语·学而》:“《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是指对某种技能或学术的追求很高,没有止境。瑞士的钟表匠人就是在无数次地打磨、推敲中追求更高质量、更高精密度,才创造出了卓越,这种卓越接近完美,具有无法取代的高度。当我国的劳动力优势不再是成本低廉,出现“用工荒”现象时,中国如何持续人口红利?必须走劳动者的整体技能和素养提升之路,培养高技能、创新性高技术人才,以此来支持数字化生产、智能化制造和信息化服务,从而实现从“中国制造”到“优质制造”的转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