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语文 以文化人

自然语文 以文化人
武宏钧
自然语文,以文化人。语文教师的工作是神圣的,因为育人;语文教师是繁复的,因为育心;语文教师是艰辛的,因为塑造;语文教师是幸福的,因为创造!语文教师的高尚与尊严,在于他以生命点燃生命!语文教师的幸福与快乐,在于他以智慧启迪智慧!
语文课改在发展创新的同时,更不能忘记返璞归真。1978年,吕叔湘先生在《人民日报》发表《当前语文教学中两个迫切问题》一文,直指我国中小学语文教学存在着少、慢、费、差的问题。时至今日,当前小学语文教学存在着虚、闹、杂、偏的问题,课堂上热热闹闹,却没有扎实有效地开展语文活动,语言文字训练不落实、不到位,“花花动作多,花拳绣腿多,花里胡哨多。“当前许多老师忽略语文教育哲学层面的思考与探究,不问语文‘是什么’‘为什么教’,以为只要有‘好’的教法就可以教好语文。本体论迷失、无价值的教法泛滥成灾,结果势必造成学生的语文水平每况愈下。”(潘新和)
小学语文课不应该再被塞入更多内容,而是要“消肿”“减肥”“瘦身”,削枝去叶,突出主干,凸显主体,理清主线。要念好“字、词、句、段、篇、听、说、读、写、书”十字真经,紧扣“知识、能力、方法、习惯”八字要诀,“落实基本知识、基本能力、基本方法、基本应用四项要求”。(杨再隋)
语文课教学“消肿”“减肥”,让语文课堂回归自然。传统的小学作文教学是以课堂为中心、以书本中心、以教师中心的,这样的教学体系只会给学生画地为牢,让他们闭门造车。这样的环境中写出的作文是什么样的?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罢了!语文课是什么?语文课就是教师引导学生学习语文的课,是学生学习理解和运用祖国语言文字的课,是学生听、说、读、写的综合实践课,是引导学生提高语文综合素养的课。语文老师最根本的任务就是引导学生学习说语文、讲语文、读语文、写语文、用语文。
西藏远行,我对沉寂千万年的山水尤为敬重。西藏的那一方山水,寂静、洁净,人迹罕至的地方尤为如此。喧嚣的地方让人浮躁,人多的地方热闹、繁华,夺人眼球,可人静不下心来,除非内心坚定。真正的风景或许是万古不变的经典。教育成为热点,是好事,又令人担忧,因为热点过度被关注往往会失去自我。因此,语文教育改革要与折腾区别开来,改革热情要与浮躁区别开来,改革效率要与功利区别开来。
语文教育何尝不是如此呢?语文本应是圣洁、寂静的场所,没有污染、没有侵蚀,自在宁静。现实又是如何呢?语文教育成为热点,是好事,又令人担忧,热点过度被关注往往会失去自我。这既有社会的原因,也有教育自身的原因。有些语文教师喜欢、习惯、爱好自己成为热点,其中的重要表现是给语文冠以“×语文”“××语文”特色,经常出新花样,不断出新闻。出新闻本身没有什么不好,说明与人不一样,能突破平常和常规,有新的表现,呈现新的面貌。可是,总感觉语文热得像“景点”,以热闹、喧嚣为荣,有些不妥。其实,真正成为“景点”也是好事,我们能看到风景是天天变、日新月异的吗?真正的风景或许是万古不变的经典。
自然语文,真水无香。我一直喜欢“真水无香”的自然语文。原汁原味、本色情怀,道法自然。任何添加剂都会破坏事物本身。语文教育也一样,本色最好。有时,我们热情的背后是浮躁,是对与教育的不自信。总想出人头地,总想与别人不一样,总怕别人不注意,怕被忽略甚至遗忘。于是,总是要搞出点动作,发出点声响,甚至想要惊天动地。
自然语文是什么?自然语文是炫目的先秦繁星,是皎洁的汉宫秋月;是珠落玉盘的琵琶,是高山流水的琴瑟;是“推”“敲”不定的月下门,是但求一字的数茎须;是庄子的逍遥云游,是孔子的颠沛流离;是魏王的老骥之志,是诸葛的锦囊妙计;是君子好逑的《诗经》,是魂兮归来的《楚辞》;是执过羊鞭的《兵法》,是受过宫刑的《史记》;是李太白的杯中酒,是曹雪芹的梦中泪;是千古绝唱的诗词曲赋,是功垂青史的《四库全书》语文是一颗泪珠,从大秦流到大汉,从大汉流到大唐,然后写成的一部厚厚的春秋……自然语文阅读教学是一段春秋,纵然在岁月的欺瞒中,仍然像胡杨,命定一千年不倒的一种魂魄……
自然语文,自然育人。自然的语文课堂应该倡导“森林式”教育,为学生的求知与进步提供最广泛的自主性,为学生多元化的发展开拓渠道,不唯高考马首是瞻,而重在培养学生成人、成才的素质与品德。自然的课堂教育的目的是真正做到根据学生的特点,挖掘学生的潜力,引导和促进每一个学生的终身发展,培养终身学习的能力,并惠及学生的一生。自然语文课堂的“森林式”教育关注教育对象的主体性,从不同学生的差异出发,有的放矢地进行有差别的教学,使每个学生都能扬长避短,获得最佳发展机会,这与孔子提出的“因材施教”、“有教无类”相一致。自然语文课堂的“森林式”教育提供给每一个教育对象以尊严、个性、平等的空间。森林为鸟儿葱茏了绿荫,涵养了水源,汇聚了营养,它为鸟儿准备好一切,包括必需的挫折和创伤。自然的语文课堂注视鸟儿飞向更高更远更美的地方,森林会永远守望鸟儿的幸福,放飞鸟儿的希望。自然语文课堂就应该是像森林一样的地方,为学生提供适合其发展和需要的教育。
自然语文,本色自然。语文教育不能总是想着出新花样,因为语文教育本质上是一种对信念的坚守,是一个相对稳定的行动、行为,这是教育的规律与特点。语文教育是慢的事业与艺术,有人说是农业,是农业自有生长周期,需要耕耘、播种、浇灌、除草等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更多的是周而复始的劳作,是必备环节,不能随意改变。语文教育需要等待,需要有耐心,生命的成长自有其规律;语文教育只有尊重生命本身的成长规律,才能保证、促进人自身健康的成长。假如语文教育新花样过多,我们则应当引起警觉、警惕。经常有新的语文举措和动作,天天改、天天变,以“新”为追求,会不会流于“标新立异”?语文教育要耐得住寂寞,语文课堂要善于坚守。扎扎实实、一心一意做语文教育本身该做的事,做课堂本身该做的事,做学校本身该做的事,做教师本身该做的事,认定宗旨,咬定青山不放松。
自然语文倡导“玩、学、做”。这里所说的“玩”,主要是指学习以外的活动;“学”是指学习知识文化的活动;“做”是指语文综合实践活动。“玩、学、做”构成了人的完美一生。为什么我把教育提炼为“玩、学、做”呢?我认为:“玩”是孩子的天性,它可以陶冶情操、激发兴趣、增长智力,这为有效地“学”做了充分的准备;“学”是学习知识、技能,是为有质量的“玩”和“做”作知识储备;而“做”则是培养学生的实践能力,养成乐于探究的好习惯,是促进“玩”和“学”的动力。所以,“玩、学、做”是三位一体,良性互动的。“激趣、明理、激情、导行”是教育的实质,“玩、学、做”恰恰包含和体现了这一思想,所以我认为它是教育的本真,它能促进学生全面发展,张扬孩子的个性,这正是素质教育的具体体现。
自然语文,以玩化文。自然语文在小学阶段,自然语文倡导“玩”中“学”。小学生年龄一般在6—12岁,每天在校时间6小时,根据孩子的成长发育特点,我认为教育教学应是“玩中学”。每当在上班的路上看到有的孩子背着沉重的书包,手里拿着包子、豆浆,行色匆匆赶往学校的时候,每当看到节假日有的孩子提着乐器,结束乐器辅导班,又马不停蹄奔赴下一个辅导班的时候,每当想到夜深人静有的孩子瘦小的、疲惫的身躯伏案在题海中挣扎的情形,每当看到有的孩子鼻梁上厚厚的镜片透出的那双没有生气的幽怨的眼睛,我的心里万分沉重。
我们的孩子天性就这样泯灭了,我们的孩子兴趣就这样被扼杀了。没有天性就没有生气,没有兴趣就没有教育,没有创造就没有希望。我们怎样才能唤回孩子的天性,找回孩子的兴趣?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还原孩子的生活!简单地讲就是“玩中学”。充分发挥孩子爱玩的天性,让他们在新鲜的游戏和做法中,产生浓厚的学习兴趣,浸渍文化常识以及健康、安全、保护自我等知识。“玩”对小学生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是生活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在“玩”中孩子们能无意间学到许多,对于爱“玩”的孩子,我们要做到让孩子在“玩”中学到更多的东西:通过参加游戏,可以促进孩子的手眼配合能力增强体质,提高孩子解决问题的能力;通过与小伙伴玩耍孩子能学会如何与人相处、如何表现自我,增强孩子的耐心和韧性;通过到大自然中去观察千姿百态的各种自然景观可以提高孩子的观察力、锻炼孩子的生存能力;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提高孩子的学习兴趣、让孩子学而不厌,真正使孩子由“要我学”变成“我要学”。自然语文应该是让学生当学习的主人,在课堂上读读、写写、想想、划划、议议;将游戏、实验、表演、谈天等形式注入“传道、授业、解惑”的内涵引入课堂,开设“谈天说地课”,让学生在谈天说地中了解世界之奇妙;提出开放的作文教学观,鼓励学生上街找错别字、自己制卡、办小报,甚至给市领导写信、编书出版……就是让学生学会“玩”,“玩、学、做”相结合,边玩边观、边思边写,久而久之,他们就能慢慢“玩”转语文了。
自然语文在小学阶段“玩”“学”结合,是通过“玩”与“学”体现的,这个阶段“玩”与“学”的比例平均为3:3,我认为,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可以尝试着半天“学”,半天“玩”,这个“玩”不是单纯的无目的的玩耍,而是融入一定教育的营养、有目的有意识的活动,玩出“质量”、玩出“价值”,有效实现知识、能力的迁移,有效实现品格、心理等因素的渗透。
自然语文,以文化玩。自然语文在中学阶段,自然语文倡导学中玩。初中生一般年龄在13—15岁,在校时间7小时,根据学生的成长发育特点,我认为教育教学主要方式是“学中玩”,以“学”为主,同时以“玩”促进学习,“做”可以有所体现。对于“学”,我认为,不能一味地灌输知识。一味的灌输,谁都会,现在科技发达,网络已开始普及,要想得到知识,点击鼠标,就可以了。要想办法让学生始终处于一种“微饥渴”状态,要围绕这种状态做文章,要让学生对于求知始终处于一种“微饥渴”状态,才能让他们对学习产生兴趣。恰恰相反,我们现在的教育,让学生处于一种高压状态,教师在课堂教学中,恨不得把自己所学,全都教给学生,一堂课下来,常常是教师忙着抄,学生忙着记,教师真正成了知识的“传声筒”。这样的教学,让学生吃得过饱,久而久之,学生就会产生厌学情绪,失去学习兴趣。更有甚者,有些老师把学习当作一种惩罚的手段,孩子作业做错了,罚抄作业,死记硬背。可以形象地说,这种惩罚就像是吃苹果,一次吃一、两个还可以,每天都吃十几个,就会厌烦。再好吃的东西,吃多了也会厌烦,学知识也如此,要学会调孩子的口味,不能破坏孩子的学习兴趣。我自己就深有体会,文革时,我有两个吃不饱,一是生活吃不饱,二是学习吃不饱。生活吃不饱现在不是问题了,学习吃不饱,使我一直保持着学习的兴趣,我工作再忙再累也不放弃学习,这说明饥渴教育的重要性。我们的孩子太苦了,苦就苦在学得累,苦就苦在没得玩。依据国家课程标准,结合学校实际,开设有校本特色的“实验课”“实践课”,玩学做时间安排2:4:1,做到劳逸结合,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结合。
诚然,语文教育改革要与折腾区别开来,改革热情要与浮躁区别开来,改革效率要与功利区别开来。当前,语文教育仍然存在一些折腾、浮躁、功利的现象,少一点新闻,多产生一些朴实、能够推广、推行的典型,不浮夸、不做作,这样的语文教育才能为人民群众真心称赞。

简介:武宏钧,安徽省阜阳师范学院客座教授。安徽省特级教师、中学高级教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语文教学专家,全国基础教育影响力人物,首届全国教育改革创新先锋教师,全国百佳语文教师,全国课改先进教师,全国中华传统文化教育先进教师,安徽省首届江淮好学科名师,安徽好人。《小学创新作文》实验教材主编,《小学写作课本》主编,《新作文》杂志、《语文教学通讯·C》封面人物。曾经在国内20多省市城乡上国学公开课、作文教学公开课、学术讲座等120多场,场场取得成功。他已经在《中国教育报》《小学语文教学》等各类报刊发表教学文章500余篇。在山西教育出版社、现代教育出版社等二十几家出版社公开出版《幸福大课堂》教育理论丛书,《语文教师的智慧方程式》《徽派语文研究》《徽派语文的阜阳智慧》《武宏钧教写作》等教育理论著作和教学用书276本。“三为本”教育理念:以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为本,以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为本,以练习应用训练为本。地址:安徽省阜阳市向阳路269号铁路学校 邮编:236059 手机13965565855 QQ:100775804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