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语文教育的根

探寻语文教育的根
安徽省阜阳市铁路学校 武宏钧

内容摘要:万事万物都有“根”。抓住“阅读”就抓住了语文教育的“根”与“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语文教学的根本在阅读,语文教学的根源在文化,语文教学的根基在积累语文教学的根慧在“读好”。读书本是平常事,语文教学需要提倡的是“读好书、好读书,做好人。”

关键词: 语文教学 根本 根源 根基 跟慧

万事万物都有“根”,根是事物的决定因素。譬如一棵树,如果缺失了水分营养,枝叶就会枯蔫萎黄;一个人,如果身染重病,就会面黄肌瘦。这时,要紧的是从根本上采取救治措施,而不是舍本求末,为枝叶上喷洒营养液,往脸上涂抹胭脂。“山定泉,树定根,人定心”。读书之于语文教育,就如同树根之于枝叶,源泉之于河流,基础之于大厦,血脉之于躯体,灵魂之于生命。树根萎缩则枝叶枯黄,源泉枯竭则河流干涸,基础不牢则大厦倾危,血脉不足则躯体羸弱,灵魂缺位则生命失色——语文教育的“根”丢了,语文教育就难免百病丛生、久治不愈了。那么,语文教学的根是什么呢?
一、语文教学的根本在阅读
洞观我们的语文教育,小学六年,初中的三年,正是孩子智力发育、身心成长的关键期和“精神饥渴期”(朱永新语),而我们却画地为牢,让数以亿计的学生把全部的精力、智力、体力封闭在极其有限的应考知识上,几十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去苦苦打拼而无暇他顾,这无论于个人发展、社会进步,还是于民族前途、国家未来,都是一个多么巨大的智能浪费和无可弥补的惨重损失。追根探源,主要还是丢失了读书这个教育的“根本”。
抓住“阅读”就抓住了语文教育的“根”与“魂”。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过:“应该让孩子生活在书籍的世界里”。著名学者、书香校园的首倡者朱永新先生则说:没有阅读,就没有学生的精神成长。北大资深教授钱理群先生和温儒敏先生有更为明确、直接的表述:“学好语文有很多要素,但最核心最根本的方式就是阅读”(钱理群)。“阅读最接近教育的本质,是语文教育的灵魂,是语文教育之本”(温如敏)。当下语文教育乃至中国教育出现的种种问题,都可以直接或间接地从丢失了读书之“根”上去找到原因。
语文教学的根在听、说、读、写,是听、说、读、写之内的挖掘与创新,而不是听、说、读、写之外的花样翻新。“知识与能力”是语文学科的核心目标,字、词、句、篇、听、说、读、写是语文课程区别于其他课程外显的标记,同时也是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的依托,舍此“依托”,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为此,我主张帮助学生正确理解和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字,就要简简单单教语文,本本分分为学生,扎扎实实求发展。要想让学生学到实语文,活语文,一辈子管用的语文。生活是土壤,语文的根就深深地扎在这生活的土壤中。
而古往今来人们所推崇的“书”,则是指那些可以“开茅塞,除鄙见,得新知,增学问,广见识,养心灵”的书(林语堂语)。这些“书”和“教材”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国学大师林语堂就曾明言:“教科书并不是真正的书。”朱永新先生也说过几乎完全相同的话:“教科书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书”。
“教科书”是什么,用叶圣陶的话来说,“语文教材无非是例子”,也就是说,教科书只是教师在教学活动中用来指导读写的范本、“模本”。在教学过程中,老师基本采取文章学的教学模式,即以“生理解剖”的方式肢解文本,以获得“生理解剖”结果为认知目的,把学生的学习活动仅仅作为“仓储式”的简单的积累手段。再加上目前符号化、技术化、标准化的教学和考核,日甚一日的消解着语文学科所特有的情感和魅力,“让本该快乐的读写变成了苦不堪言的负担”(钱理群语)。《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之处:“要重视培养学生广泛的阅读兴趣,扩大阅读面,增加阅读量,提高阅读品位,提倡少做题,多读书,好读书,读好书,读整本的书。”由《课标》强调要读教科书以外的书可知,教科书并不是语文课程的全部,语文并不等于语文课本。所以在语文教育中,必须不断加强课程建设,而其重要途径就是读书。相对于语文教育而言,语文课本充其量只是滴水,课本之外则是浩瀚的海洋。真正的语文教育必须扩大阅读面,增加阅读量,去引导学生“读整本的书”,把世界当作课本,而不是把课本当作世界。否则,以课本画地为牢去培养“人”,就如同玻璃杯里栽松树、小水沟中赛龙舟,到头来,至多养养绿萝、放放纸船。
需要说明是,培养读书兴趣要有一个漫长的过程,在给学生选择读物时要充分考虑到学生年龄、接受程度、兴趣特点等因素。古今中外堪称经典名著的作品浩如烟海,有一些作品偏深偏难,不要说孩子,就是成人接受理解起来都有相当困难。如果上来就给孩子推荐这类作品,孩子很可能一下就会呛水,进而产生畏难排斥心理,从此拒绝读书。有时学生走近经典要有一个由浅而深、由低而高的渐进过程,这就需要老师去给学生搭一个台阶。比如:为了让孩子走近《老子》,先让孩子读蔡志忠的漫画《老子说》;为了让孩子走近《庄子》,先让他们读《庄子》白话寓言故事;为了让孩子走近《传习录》,先把《明朝一哥王阳明》推荐给他们……待产生强烈的兴趣后,孩子们就会一步步走近名著。
我们给孩子推荐经典以外的读物时掌握这样一个标准:就是作品一定是健康的,美的,可以带给孩子正能量。尽管社会并不完美,人性也有不少弱点,但是我们希望孩子通过读书,能提高对假恶丑的抵抗力,对真善美的欣赏力,从而能离庸俗远一点,和高雅近一点;离浮躁远一点,和宁静近一点;离邪恶远一点,和善良近一点;离网络泥潭远一点,和古今中外的智者贤达近一点;进而培养高雅情趣,健朗精神,书卷气质,家国情怀。贪心太重,功利心切是读书的大敌。不要总想着书一打开,就分数一大把,轻而易举,手到擒来,贼不走空。“合抱之树,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再好的饭,吃急了也会噎;再好的书,催急了也会产生排斥。读书是慢功,习惯和兴趣的培养都需时日。但只要持之以恒,读着读着,难以想象的奇迹就会发生,所谓瓜熟蒂落,水到渠成。推荐一本书之后,我们的做法是让孩子径直走进去,在一个完整而丰富的语境中,完全自主地去读,无拘无束地去读,轻轻松松地去读,充分沉浸在书中,和作者、和书中的人物同喜悲、共忧乐,尽享读书的快乐。这样坚持下来,兴趣就会自然产生。兴趣一旦形成,孩子的读书爆发力就会产生,他们的理解能力、领悟能力、读写能力都会获得令人难以置信地提高。
二、语文教学的根源在文化
万物皆有源头。在现代汉语里,“根”与“魂”是经常用到的两个词,前者比喻事物的本源,后者比喻小到个人、大到国家或民族的精神。在语文教学过程中,我们决不可抛弃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恰恰相反,我们要很好传承和弘扬,因为这是我们民族的“根”和“魂”,丢了这个“根”和“魂”,就没有根基了。
语文教学的根源在文化,是中华民族在五千多年的文明发展进程中,创造了博大精深的文化。它积淀了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包含着中华民族最根本的精神基因,代表着中华民族最独特的精神标志,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中华文化虽历经朝代更迭、外族入侵而绵延数千年不绝,成为世界文明史上唯一没有中断的文化,已经融入中华民族的血脉。例如,在家庭美德方面,强调百善孝为先,家和万事兴;在社会方面,强调诚实守信,与人为善;在国家方面,强调民族大义,天下为公;在自然方面,强调敬畏自然,天人合一;在个人品格方面,强调君子人格,仁者爱人。它不仅哺育了世代中华儿女,而且深深地影响了整个东亚地区,甚至全世界。
“文明特别是思想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优秀传统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传承和发展的根本,如果丢掉了,就割断了精神命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根”与“魂”。党的十八大以来,伴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的推进,人们的文化自信不断增强,但思想文化领域仍存在一些值得警惕的倾向。例如,一些人一味否定中华传统文化,文化虚无主义还有一定市场;一些人唯洋是举,成为“西方文化优越论”的奴仆。消除这些忘掉民族根基、丧失文化自信的错误倾向,需要大力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守护好中华民族的“根”与“魂”。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5000年来最深沉的精神追求,包含着中华民族最根本的精神基因,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丰厚滋养,是中华民族的“根”与“魂”。一方面,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根”之所在。千百年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既是中华民族大一统和发展壮大的文化基础,也是民族团结的桥梁与纽带,成为中华民族具有强大生命力和凝聚力的根脉。另一方面,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魂”之所系。比如,中庸、和谐、包容,天人合一、以人为本、以和为贵,这些思想理念贯穿于中华民族发展史,体现着中华民族爱好和平之“魂”、崇尚自然之“魂”、注重和谐之“魂”,演变成一种文化特质传承下来,凝聚成中华民族的灵魂,是我们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跟的坚实根基。
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不仅是我们语文教育的“根”与“魂”,同时也是世界文明发展不可或缺的力量之源。我们应该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要有这样的自信。当然,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也面临着发展困境。近代以降,伴随着西方列强入侵,中华文化的优越感不断被击碎,有识之士开始看到我们的不足,由此“师夷”之风渐开,直到西学蔚然成风。在这一过程中,一些人开始怀疑自己的文化,甚至一度出现了用西学取代国学的思潮。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人找到了民族的自信心,懂得了传统文化的珍贵,但“文化大革命”中的“破四旧”(破除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再次让中华文化黯然神伤。及至改革开放,虽然拨乱反正让中华文化转危为安,但面对西方文化思潮和产品的大量涌入,有些人再次陷入迷失的危险境地,盲目追捧西方文化的现象比比皆是。直至今日,仍有人“言必称希腊”,唯西学马首是瞻。
文化不自信、文化不自强、文化不自立是非常危险的,这不仅会给我们每个人带来精神上的困惑和迷茫,还会威胁国家的安全。当代世界,“文化软实力”、“文化巧实力”已成为国家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一个国家的对外关系上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当前,国际竞争不仅表现在经济上、军事上,更表现在文化上。当代世界,国际文化竞争激烈,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正以各种形式对我国进行文化渗透和扩张。如果我们不能很好地传承和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就难以实现在文化上的自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会失去“根”与“魂”。因此,传承与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已成为时代发展和民族复兴的迫切要求。
三、语文教学的根基在积累
毋庸置疑,语文课在中学教育中的位置是相当重要的,一个方面,语文是所有学科的基础,是学生学习和生活工具,听说读写无不是语文的学习。另一方面,语文又有其人文性,是继承传统文化,培养学生形象性思维的重要科目。语文课堂教学精彩纷呈,百家争鸣,但每一节语文课,都不能面面俱到,况且,不同的教者对于教材的 处理会有不一样的方法,正如“一千个读者便是一千个哈姆雷 特”,因为个人的理解不同、见解不同,因此在“用教材”的 时候,多少便会有偏颇,但不论如何去“用教材教”只要是基 于学生发展的,基于学生语文能力形成和培养的,都是语文教 师应该秉承和必须做到的。
“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入鲍肆之屋,久而不闻其臭”。阅读内容的选择对于塑造人格也有着同样的效应。语文教学就是要让学生读高品味的书,做高品位的人。书分为上、中、下三品,上品书使人受益,如橄榄,越咀越有味;中品书使人无害,如鸡肋,弃之可惜,食之无味;下品书使人无益,如白粉,只要染上,危害越来越严重。不仅要学会分辨书的品味,还要知道对于我有用的书,才选择。面对信息社会中铺天盖地的资料,我们不能成为信息的奴隶,只有学会筛选信息,才会成为信息的主人。否则,会象大海捞针,一场空。
语文教学的根基在积累。叶圣陶先生说过:“写东西靠平时的积累,不但著作家、文学家是这样,练习作文的小学生也是这样,小学生今天作某一篇文,其实就是综合地表现他今天以前的知识、语言、思想等方面的积累”。 这就告诉我们写好文章必须有丰富的语言积累,只有语言积累丰厚了,才有可能文思如泉、笔下生花。我们课本中选入的课文可以说都是精品,是学生作文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材料,可以作为学生写作的很好范例。课文中出现了许多名言警句、人生格言、谚语成语等好词佳句,如道道甘泉,使人回味无穷。如果学生能能博采众长,恰当的把这些好句点缀在自己的文章中,不仅能大大丰富文章的内容,还是作文中一道亮丽的风景。教师应鼓励学生多读、多背课文,特别是大纲中要求背诵的篇章,应及时督促学生背诵并经常复习。现在很多课文后面的思考练习中都有“背诵自己喜欢的自然段,摘抄好词、佳句”等这样的练习,我们要在理解的基础上去掌握、运用,引导学生吸收教材中的精华,把教材作为丰富的作文资料库。
通过课文的积累总是有限的,“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要写出语言生动优美的文章,就要有更广泛的积累,课外阅读是学生积累词、句的广阔天地。我注意加强引导学生进行大量的课外阅读,采用多种方式积累好词佳句,进行广泛、扎实、厚实的基础积累。教学生做读书摘录卡片,告诉他们摘录的内容没有限制,只要他们自己觉得思想内容深刻,艺术性强的句子都可以摘录下来。如,读一本小说,可从中摘录描写人物外貌、人物言行的一些句子。在阅读报刊、杂志时,可从中摘录一些写景的句子,亦可从中摘录谚语、格言、箴言、警句等。“沟通从心开始”“世界上的最后一滴水将是人类的泪水”……这些言简意赅的广告词在大街小巷,广播电视,报纸杂志铺天盖来;“阳光总在风雨后”“月亮代表我的心”“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等等这些歌唱响大江南北,对这些含义深刻的歌词,广告,需要时点缀在作文中,将别有一番风味。所以我提倡学生去积累这些语言。小学生喜欢新事物,语言接受能力快,精彩的广告词,流行的歌词,他们都乐意接受。我还引导学生去关注,发掘,如何恰当运用这些时尚、精彩的语句。经验告诉我,在这方面,教师的适当点拨,适当的举例运用会让学生对语言产生极大的兴趣。
叶圣陶先生说过:“生活如泉源,文章如溪水,泉源丰富而不枯竭,溪水自然活泼地流个不歇。”这段话充分说明了生活是写作的源泉。因此,我把学生的目光由课堂引向生活实际,寻找提高习作的源头活水,经常组织学生参观、访问、春游等活动,让学生亲身体验丰富多彩的生活,引导学生到校外去多走走,多看看,多听听,多问问,多想想,从中获取新鲜的习作素材,增强感性认识。校园生活更是学生所熟悉的,有他们开心事、烦恼事,这些都是他们亲自经历、参与的。我要求学生用周记的形式把它们记录下来,记下他们对生活的真实感受,表达他们的真实情感,同时也积累了习作的素材。
“不积硅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 积累是语文教学的根基。学生只要有了丰富的语言积累和生活素材积累,就会建造作文的高楼大厦,写出来的文章就会言之有物,文采飞扬,熠熠生辉。
四、语文教学的根慧在读好
《语文课程标准》要求,小学阶段的课外阅读总量不少于145万字。并且在“实施建议”中强调:培养学生广泛的阅读兴趣,扩大阅读面,增加阅读量,提倡少做题,多读书,好读书,读好书,读整本的书,鼓励学生自主选择阅读材料。
语文教学的根慧在读好。然而,当前学生真实的读书状况距离“课标”的要求还有很长一段距离。首先,很多老师只有“国家课程”的概念,而缺乏校本课程概念,更有相当一部分教师仍然把教材当成是课程的全部,缺乏大语文、大教育、大文化的意识。其次,现行语文教材(人教版)每一学期只有八个单元,每个单元只有四篇课文,这样一种状况自然无法满足学生的成长需求;而另一方面,浩如烟海的名家名作,又让学生的阅读犹如老虎吃天,无从下口。
抓住“阅读”就抓住了语文教育的“根”与“魂”。“主题”好比阅读中的一根“藤”。读什么书其实是一个比读不读更重要的问题。儿童并不是缺少阅读,而是缺少“有主题的阅读”。在我看来,主题阅读是塑造心灵的阅读。有主题的阅读要坚持两个原则:一是文章要以“激扬向上、自信人生”为基调。二是以“真”为第一要义。真者善也,真者美也,真的文章,真的文字一定能从某一方面拨动儿童的心弦,使文字同儿童情感、心灵对接,那种从内心里释放出的真的力量不是摇旗呐喊、声嘶力竭能相比的。有丰富主题的阅读可以充分弥补儿童生活经验的缺乏。儿童缺少的生活和写作资源完全可以通过阅读来弥补。对于少不经事的儿童,书籍就是一部丰富的生活史,有主题的阅读让儿童在潜移默化中学习写作。要知道习作技巧不是总结出来的,而是在阅读中一点点熏染习得的,一个丧失阅读兴趣的孩子也必然很难产生对写作的浓厚兴趣。抓住阅读就抓住了语文的根,我们积极探索和实践的“主题阅读”正是要努力抓住语文教育的“根”与“魂”。
语文教学的根慧在读好。以阅读带动写作,以写作深化阅读,这是我们一直坚持的做法。每周一篇的读书笔记,学生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想怎样写就怎样写,长短不限,内容不限,写法不限,只让真情实感从心底流出。随后,老师从学生的读书笔记中发现亮点,选出范文,在讲评中真诚赞美,热情鼓励,顺便做一点读写指导。
古今中外名著,有的虽不属名著,但也是同类中的精品,或是通向名著的桥梁。名著阅读活动开展得如何,老师是关键,语文教师决定着语文教育。对语文老师来说,孤陋寡闻是致命的。“对一个老师来说,最大的危险就是自己在智力上的空虚,没有精神财富的储备”。有喜爱阅读的老师,才会有喜爱阅读的学生;有视野开阔的老师,才会有视野开阔的学生。因此,要引导学生阅读,老师自己首先要阅读,不仅要进行职业阅读,还要对文史哲、时政、经济、社会、心理等领域广有涉猎,以不断充实智库,裨补精神。这样,教学才会出现一片新天地,抵达一个新境界,逐渐做到举手投足之间,一颦一笑之际,都给学生以潜移默化的影响。然而,在校友的校园中,开展名著阅读活动会举步维艰。尤其在现有考试方向的“指挥”下,面对严峻的升学现实,从老师、学生到学校、家长都有诸多的无奈,即便懂得通过读书可以“种下龙种”,也只得屈从现实去“收获跳蚤”。朱永新先生这样说过:如果我们的孩子在10多年的教育历程中,还没有养成阅读的兴趣和习惯,一旦他们离开校园就将书永远地丢弃在一边,教育一定是失败的;相反,一个孩子在学校的成绩普普通通,但是对阅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养成了终身学习和阅读的习惯,一定比考高分的孩子走得更远。
信息技术上的革命,确实改变了很多人的阅读习惯。眼看着电子书的平台越来越多样化,掌上阅读器的价格越来越便宜,界面也越来越友好,“沉湎书海”变得唾手可得。可买回来储存量大、内容丰富、检索方便、图文声像结合的阅读器,你以为大家都在“读书”,不,主要是用于收藏或检索,而更多的人是在玩游戏。现在的读书人,大都在网络尚未兴起或不太成熟时接受的教育,基本养成了阅读纸质书的习惯;随着时间推移,等那些从幼儿园起就接触网络或电子书的一代人成长为社会中坚,那个时候,才是决定纸质书命运的关键时刻。
对于习惯于阅读纸质书的我来说,电子图书或网络数据只是用来查阅与检索;至于下一辈的学者,很可能走出另一条道路。我不反对研究生阅读校对精良的电子图书,甚至要求他们做学问时要善于使用各种数据库。我唯一担心的是,这五种不同的媒介,本代表着知识传播道路上的不同阶段,如今同台竞技,让大学生们眼花缭乱,不知该如何选择。最怕的是,整天在网络上东游西荡,表面上忙忙碌碌,实际上收获甚微。还不仅是阅读的效果,更重要的是心情——面对网络上排山倒海、五花八门、激动人心、不读就out的信息,你还能沉得住气潜心阅读思考吗?说句玩笑话,当下中国的读书人,可真是“五色令人目盲”。
原本以为电子书会成为纸本书的“终结者”,现在看来没那么悲观——“手不释卷”依旧还是大多数人“认真阅读、刻苦钻研、沉潜把玩”时的标准姿态。稍有航海知识的人都懂得,空船航行时,须备有“压舱石”,因此时船的重心在水面以上,极易翻船。在我看来,人文学(文学、史学、哲学、宗教、伦理、艺术等)乃整个人类文明的压舱石。不随风飘荡,也不一定“与时俱进”,对于各种时尚、潮流起纠偏作用,保证这艘大船不会因某个时代某些英雄人物的一时兴起胡作非为而彻底倾覆。在各种新知识、新技术、新生活不断涌现的时代,请记得对于“传统”保持几分敬意。这里所说的“传统”,也包括悠久的“含英咀华”、“沉潜把玩”的读书习惯。
读书本是平常事,需要提倡的是“读好书”,而不是阅读好的书籍,而是高效且深入地读书。这很不容易。古今中外谈“读书”,没有比宋代大儒朱熹更精细的了:“须是一棒一条痕,一掴一掌血!看人文字,要当如此,岂可忽略!”“直要抖擞精神,如救火治病然,如撑上水船,一篙不可放缓。”“耸起精神,树起筋骨,不要困,如有刀剑在后一般。”不是所有的书都值得这么读,但如果从来没有这么读过书的人,必定不是合格的“读书人”。建议青年教师认认真真读几本好书,以此作为根基,作为标尺,作为精神支柱。过去总说“多读书,读好书”,以我的体会,若追求阅读的数量与速度,则很可能“读不好”。成长于网络的年轻一代,很容易养成浏览性的阅读习惯,就是朱熹说的“看了也似不曾看,不曾看也似看了”。读少一点,读慢一点,读精一点。世界这么大,千奇百怪,无所不有,很多东西你不知道,不懂得,不欣赏,一点也不奇怪。须知,语文教学的根慧在运用。相对于独尊自然科学的潮流,我们应强调人文学的意义;相对于过分看重考试分数,我们要突出人文修养;相对于专家之炫耀专业性,我们须标榜阅读兴趣;相对于道德教育的居高临下,我们要强调人文教育的体贴入微;相对于高歌猛进的功利性阅读,我们主张“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武宏钧简介:阜阳师范学院客座教授,阜南县地城中学名誉校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语文教学专家,全国基础教育影响力人物,首届全国教育改革创新先锋教师,全国百佳语文教师,全国课改先进教师,全国中华传统文化教育先进教师,首届江淮好学科名师,安徽好人。《小学创新作文》实验教材主编,《小学写作课本》主编,《新作文》杂志、《语文教学通讯·C》封面人物。在《中国教育报》等各类报刊发表教学文章500余篇。在城乡主讲近500节探索性、示范性公开课,其中30多节被公认为语文教改标志性课例,撰写272本数百万字教育著述,许多重要观点被教育部门采纳,为推动全国基础教育改革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被誉为“精心育人的一代师表,潜心教改的一面旗帜”。地址:安徽省阜阳市向阳路269号铁路学校 邮编:236059 手机13965565855 QQ:1007758048

发表评论